优优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叶凡唐若雪 > 第六十二章 酒神
最快更新叶凡唐若雪 !

    正当四处开始疯狂的时候,陈成却缩在一个小屋内,拿着纸和笔不知道想干什么。

     “主公,你已经在小屋里待了两天了,有什么事情好歹说出来,你这样,万一陈家的大军打过来了,怎么办?”

     现在竹蜂一族腹背受敌,虽然说陈成先斩杀了一名陈家大将,但是它们知道这次陈家大军压境,非得索要一些好处不可。

     它们当然不愿意给,于是就幻想着陈成可以出面摆平此事。

     “没心情,我要写小说!”

     陈成简直要抓狂,他没事儿做的时候,想把自己的一些经历和见解写到他原本就要写的小说上,但是可惜的是打字机没有带,真正拿笔写,简直觉得没劲。

     而且他原本思绪就混乱得很,这时候被竹蜂精灵一吵,更加没有灵感了。

     “主公啊,写小说多大个事儿,以后再写呗,来日方长,咱们还是解决大事要紧啊!”

     竹蜂精灵简直无语,这货脑子不会是有坑吧,居然没事儿做想到写小说,堂堂修真者还需要写小说?

     “放屁,谁说写小说事儿小了?你知道写小说的意义何在吗?当有万千读者看你的小说,捧你的小说的时候,你就知道那种快意了,比当修真者爽多了。”

     修真的路途毕竟是无聊且孤寂的,只不过他现在若是写小说,就是新人写手,感觉好像也没什么区别,一个读者没有,还不一样的无聊且孤寂?

     “主公,别的无所谓,咱们竹蜂一族为你斩杀陈家大将陈任而举行非常欢庆的夜宴,你都不去参加么?”

     “噗!”陈成差点没有喷出来,非常欢庆的夜宴,至于么?不就是随手解决了一个未来可能威胁到自己安全的人罢了,不过别精灵既然如此盛情邀请,不去会不会太不给精灵家面子?

     欢庆的夜宴在一片十分大的空地上展开,这里原本也该是一片竹子,后来被精灵王给夷平了,说这里有他不愉快的故事,不过至于是什么故事,就无人能知了。

     “来,先为咱们的主公敬一杯!”

     一位精灵举起杯,脸上满是喜悦,一扫精灵王莫名其妙消失的阴霾。

     昆虫心眼小,但是记事也不多,它们原本就追寻短暂的快乐,辛勤的忙碌不也只为片刻的欢乐么?

     竹蜂武士们虽然还没有成功化形,不过它们自有饮酒的方法,虽然无法举起杯子,但是也都纷纷劝酒。

     “来,咱们不醉不归!”

     陈成盛情难却,连连举杯,酒过三巡,各种各样精灵世界的美食,包括精灵王还没有来得及吃的海鲜,全部被呈送了上来。

     “这样吧,单纯喝酒太没意思了,要不咱们来拼酒,喝得最多者为酒神!”

     “喝得多有什么意思,那是酒麻木,应该是上各种各样的酒,来品,猜对多者,方为酒神!”

     也不知道是哪个竹蜂武士还是精灵开头,然后全部都加入了争论。

     “我看,这些都不好,直接喝,喝得多且不醉者,才是酒神!”

     对于凑热闹,陈成也颇有心得,反正无聊,也就掺合了进去。

     “好,主公说的颇有道理!”

     既然是主公说的话,所有竹蜂武士和精灵都纷纷认为说得对,拍马屁这种事情,在哪里都非常适用。

     “来,咱们来喝!”

     陈成自然也不能失了大家的兴趣,也饶有兴致地参加了酒神争夺赛。

     他现在刚入筑基境一层,体内阴阳并济,整个人也显得更加自然了,如果他现在在人群中故意掩盖修真者的气息,恐怕没有人会觉得他有什么不同的地方。

     却像小说中,搞笑的地方和严肃的地方要兼有之。

     而化解酒气,更不在话下,没多久,他就喝了很多酒,但是始终没有醉意,虽然兴致十足,但是却又觉得索然无味,倒不是酒无味,酒是精致的竹蜜和花蜜酿造的。

     也不是菜肴无味,酸甜咸辣,应有尽有,非常丰盛。

     “主公,主公,你看谁来了?”

     这当他心中落寞的时候,突然有精灵喊到。

     他转过头去,那不是黎笑笑还有米田共、查克拉和米伯一行人么?

     黎笑笑此时一阵忐忑,她没跑出去多久就被竹蜂精灵给抓了回来,听说是主公的马子,当然不能随便放跑了,却不知道它们主公原本就没有这方面的意思。

     “既然来了,就喝一杯吧,有道是一醉解千愁,有什么愁,什么怨,不能化解呢?”

     他倒是慢慢想得很开了,与其一腔怨气缠绕着自己,何不放开胸怀,让自己开心些,人原本来到这个世界,本来不就是应该来追寻快乐和放松的么?

     “不喝,不想喝!”

     她淡淡地答道,她不知道为什么陈成突然就变成了竹蜂一族的主公,反转太大,让她有点难以接受。

     “你看这天都有些心酸地落泪了,我们原本就是可怜的人,在这个世界上苟且生存,如果自己还不允许自己放纵,那么追求的又有什么意义呢?难道人的宿命就是生老病死,却最后现,一无所得吗?”

     陈成痛快地端起一杯酒,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 而这时,也不知是真的天有不测风云,还是原本这天也真的被感动了,还是因为陈成刻意制造氛围。

     还真的开始朦朦胧胧地落了一阵细雨丝。

     好想年少时,看见下雨,你就会抱紧我。

     因为你会说,别感冒了。

     那一声关切,似乎什么都值得了。

     可是,现在我是气功师,而你是修真者。

     该有的关切,也不会再有了。

     原本追求的本来是强大么,还是,

     颐指气使,令人膜拜么。

     却有了莫名的失落,这或许不是我想要的。

     她莫名地鼻子一酸,心中千愁百传,儿女情长,想说出来,但是始终忍住,一切尽在不言中。

     “喝酒吧,该醉了!”

     喝着喝着,陈成便也没有刻意去化解酒气,喝酒原本就求醉,否则喝那么多又有什么意义呢?

     “喝!”

     竹蜂武士和精灵们原本看着陈成千杯不醉,突然没喝多少就有了醉意,一时间都面面相觑,但是也不好打搅本来欢娱的气氛,纷纷举起杯来附和道。

     这夜的故事,有酒有肉有女人,也不再显得落寞了,只是酒神易夺,酒兴难得,取谁舍谁,还是一念之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