优优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叶凡唐若雪 > 第二十一章 少监(一)
最快更新叶凡唐若雪 !

    大燕帝国,位于天赐大6正北方,地处北方修真真武世界。

     辖内拥人口十亿,土地上千万平方千米,分九州,一州四郡,一郡十五县,故有三十六郡,五百四十县。

     境内穿过两条大江,分别为清江和浊水。

     大燕皇城,占地不知道多少亩,一眼望去,清一色金黄色,象征帝王威严。

     那中央宫殿王座之上,端坐一位中年男子,身着昆玉黄袍,双耳垂肩,两眼金光,手握玉玺,他便是大燕国的皇帝,真正的天子。

     殿堂之上,有满朝文武数百人,俱皆跪地高呼万岁!

     “微臣参见陛下,三十六方尚方宝剑独缺了南河郡的那一把,至今尚未归命!”

     “是么?”

     皇帝一眼扫视,正看到九鼎殿,其中九鼎安然无恙,又看到尚方殿,三十四把宝剑环绕着一把十分古朴的宝剑,三十五把,果然缺了一把。

     “当真是废物!”

     天子一怒,伏尸百万,满朝文武尽皆匍匐在地,莫敢仰视,都打起了哆嗦。

     玉玺家天下,四方虎符授四方元帅,九鼎镇九州,三十六尚方宝剑定三十六郡。钦差大臣去哪郡办事,带哪郡的宝剑,每到地方,便是口含天宪,人莫能敌,想杀谁就杀谁。

     只是出了南山刀客这么个强者,那宦官正在宣读谕旨,被一刀斩下头颅,什么反击都没能做出来。

     “陛下息怒,微臣听闻早有三江门炼气士前去谋了此事。另外微臣卜卦一算,有一伙西方异能世界的魔法师正在南河郡,微臣请缨,领武士一队,前往绞杀并收回尚方宝剑!”

     跪地说话的是司天监的一位少监,官居三品,善八卦卜算之术。

     “准奏!”

     上河县,一晃就是十天过去了,因为要和魔法师队伍继续磨合关系,陈成倒也没忙着先回生活山,反正没有进入筑基期,不能回去受封内门弟子,在哪儿不都一样,而在外面更加有历练的机会。

     况且此番是接了清理魔窟魔患的任务而来,什么都没干就回去,必然遭人非议。索性就在外面呆着,等个十天半个月再回去,就说自己追了“魔头”几千里,没追上!

     他隐隐感觉到了到突破到中宫层的迹象,却久久不能提升,看来还是要什么突破的契机。

     “哦,亲爱的北方朋友,你又在炼气吗?”

     一大早,陈成就在院落里端坐在一棵杨树下,闭气凝神。

     一呼一吸之间,再也不是之前的浊气,可谓口吐兰香,这便是修真的种种妙处。

     修真者一步一行,一吐一言,都十分自然,这就是给气质所带来的变化。而修炼到达到极致,自然体健身轻,疾病莫来,肺腑间都是真气,长寿便不在话下。

     相传有古佛,在莲台之上,张口就是箴言佛话,随口便是金言玉语,直说的天花乱坠,仙女萦绕。

     那都是远话,若说乾、坎、艮是修真路上的基础,艮便是能够初步挥这些基础的实战能力,而中宫层就是炼气期的二大转折点之一。

     因为到了艮宫层,也不过是真气外放,提升自身度和有了驱物的能力,真气还在经脉中运转。而中宫层就要这股真气走丹田,整个人便显得更加有力,这更是筑基的雏形。

     之前有提黄金三层,那么艮宫层便是在此基础上有了天马行空的想象,而中宫层可谓是加强的文字的凝聚力,使行文读来更加抑扬顿挫!

     “不过空想是没有作用的,关键是如何让气走丹田,这是个大问题。”

     陈成正在苦苦思索,突然听到一个声音传来,那不是盖伦是谁,反正苦想是没有什么作用的,索性便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 “不炼气干什么,学如逆水行舟,不进则退,炼气亦是如此。”

     他原本想着跟盖伦比试一下,来进行突破,但是盖伦的力气实在是太大了,随手一扔就把他砸的要死要活的,也不知道是怎么炼的。特别是他背后那把大剑,虽然不是那么的锋利,但是看着就挺吓人的。

     “哈哈,要不要再来比试一番,我的暴风大剑早已饥喝_难耐了!”

     盖伦一阵坏笑,他原本以为修真者动辄飞天入地,什么吞云吐雾。不过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,只不过他不知道陈成尚处于比较低级的炼气阶段罢了。

     “来!”

     陈成这半个月每天都会花半天时间让盖伦把他砸来砸去,一方面是提升自己的实战经验,一方面也更是在炼体,他要把自己的身体练得更加结实。

     而下午他则会教奥黛恩和琳达还有艾美瑞几位女士北方修真语,晚上便是和沃格勒特讨论修真者学习魔法的问题。

     偶尔刘葛亮也会把一些治国方面的东西拿来给陈成看,让他提提建议。陈成作为科技文明时代的人,随随便便把几个大的哲学家和政治家的一些治国方略传授给刘葛亮,他就会欣喜若狂,这完全是前的思想。

     只是有些奇怪的是奥黛恩总是喜欢戴着一副面纱,又不是什么波斯美女,戴什么面纱?难不成长得特别丑,怕吓到人?

     若说美,陈成对西方人的面孔是丝毫没有兴趣的,他还是更喜欢东方人的典雅美和气质。

     “好,再来!”陈成一边被盖伦像沙包一样砸来砸去,一边在理清这段时间生的一些事情,总之就是特别的有趣。

     人和其它的动物的区别就在于人拥有感性和理性,而感性创造了哲学,理性则创造了科学或者修炼学。共同点就是同样是群居动物,因为有了交流,才能把这些学问传播开去,大家集思广益,人类便有了进步。

     所以一个人在山洞里苦修是没有什么用处,反倒是会把脑子修出毛病来。

     他以前看一些小说里面的主角一在某个山洞里,吃点丹药就是等级三连升,就已经觉得很是扯淡了。

     “你怎么总是砸不死,奇了个怪了,越砸感觉气质越加的深沉!”盖伦都砸得有些累了,实在忍不住想要坐下来休息,毕竟他身上穿了用黑曜石制作的铠甲,十分沉重。

     “秘密!”陈成当然不会告诉他自己是在炼体,否则这个死脑筋也非得找座山撞撞不可。

     “陈,在吗?沃格勒特大烟花师找你。”

     正当二人有说有笑的时候,奥黛恩推开门,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