优优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叶凡唐若雪 > 第十三章 南山刀客(二)
最快更新叶凡唐若雪 !

    老者在驳船之上,眼睛一寒,有人盯着他,他怎会不知道?

     久经杀戮,久而久之,对于危险的感觉比常人更胜一筹,更何况他修的是魔道功法,一点敌对的气息在他的感官周围都会的显得特别突兀。

     “好小子,果然是为我而来,只不过我纵横江湖数十载,又兼一身神通,更何况这里才是我的主场,我怎会畏惧一个小小的炼气士?”

     他自言自语道,只不过样子十分狰狞,看样子本来就是有备无患而来。

     陈成感觉到自己被现,索性也就并不躲藏,就站在河谷之上,居高临下,眼睛紧紧盯着老者,喝道:“你这魔头,为何平白杀害无辜,我今天就要灭杀你,为那些死去的人申冤!”

     老者也狠狠地盯着陈成,脸上露出一丝笑意,舔了舔嘴唇,道:“你真是不知死活,区区炼气艮宫层的炼气士,哪来的胆识?你大概不知道,我是这环河上有名的浪里白条,任你十八般手段,又怎么能伤我分毫,恐怕你就要被这环河水中的鱼给分吃了。”

     言罢,水中果真有不知多少条怪鱼翻涌而出,个个凶狠恶煞,长了长长的獠牙,眼睛瞪得跟乌贼一样,而且十分猩红,看样子非常惊悚,他们一个个的仿佛听从老者的指令,对着陈成张牙咧嘴,嚣张至极!

     这是老者豢养的一群食人鱼,十分具有攻击性,不过需要食人血肉和魂魄才能渐渐长成,但是其味鲜美,其肉大补,可以使人延年益寿,更能增强魔功的修为,怪不得老者扮作渔夫在环河之上行凶,原来是这个原因。

     老者自恃在环河驳船之上,占尽了天时、地利、鱼和,任谁都制他不得,反倒悠闲惬意起来,让他离开驳船去与陈成厮打,他也不敢。

     “怪不得之前的师兄弟都未能完成任务,原来那魔头打不过就潜入水底,任谁都拿他没有什么办法,这群食人鱼性情极其凶恶,一拥而上,恐怕筑基境的修士都只能暂避锋芒,更何况那魔头本就练成魔功,天知道他还有什么手段?”

     “怎么办,怎么办?他又肯定不傻子,没有理由会到岸上来,除非我死透,否则他不会中计,我还需要冷静。”

     陈成并没有被老者的激将法给冲昏头脑,反倒冷静下来,静静思考,他之前是小说编辑,最不缺乏的就是冷静。

     他索性取出小河镇贼的小锦囊,现里面并无它物,只有典籍一本,飞镖八枚。

     “现在不是看书的时候,不过飞镖,好像也并不能伤那魔头根本,我且试探下水中食人鱼的手段。”

     他眼睛微眯,实则是盯着水中一头食人鱼,看准机会。

     “好,就是现在!”

     飞镖并不多,他只使用了一枚,他将经脉中的真气注入这枚飞镖,顿时飞镖大亮,分明是什么灵器。

     “咻!”的一声,那飞镖仿佛一颗流星,划破天际,一下子竟把那头食人鱼分割成两半,然后飞镖也落入水底,不知道去向,反倒在水面划开一道口子。

     那头食人鱼的鲜血顿时洒落水面,染红一小块水域,这股弥漫的血腥味顿时吸引了其它的食人鱼,一鱼一口,把那头死去的食人鱼给分食。

     “好小子,敢杀我的鱼!”老者勃然大怒,原本的悠闲惬意也仿佛丝毫不存在,每头食人鱼都是他的心血,不知道杀了多少人喂养而成,他修炼魔功遇到瓶颈的时候才会杀上一条。

     陈成当然不会怜惜他的鱼,反正这是别人的飞镖,用完了也没有什么好可惜的,索性全部一一投掷出去,都各中一头食人鱼,顿时水面上一大股血腥味弥漫开来,令人作呕。

     这都是食人鱼吃了不知道多少血肉和魂魄而生成的毒血,极其恶心,反倒是其它没有被杀掉的食人鱼十分喜欢这个味道,一时间,眼睛都更加猩红,鱼群顿时乱套了起来。

     八枚飞镖,杀了八头食人鱼,本来不能动其鱼群根本,只不过食人鱼属于嗜血动物,一旦闻道血腥味,就会狂躁起来,在分吃死鱼的时候,偶尔咬伤同类,又引新的杀戮,一旦这样下去,周而复始,鱼群不乱才怪。

     为了更添几分乱子,陈成还在地上拿起一个个的石头,全部向鱼群中砸去,哪怕砸不死,砸伤也行,反正就是促成鱼群的厮杀。也得亏陈成在做编辑的时候,还是起点编辑组有名的灌篮高手,投篮技艺了得,再加上修真者六识敏锐和真气的加持,可谓百百中。

     “看来没有一项爱好是多余的,这也都是我在这个世界立足的基础。”

     此时的陈成多想回到以前的世界,为cBa和国足效力。

     “只有实力的不断增强,才有可能,我每一步都需要脚踏实地,稳扎稳打,别人有老爷爷的戒指,有可以种植灵物的瓶子,有从天而降的神仙指路,我都没有,只不过他们在借助金手指的时候,我在外面拼命历练,这也是我的金手指,那就是耐心和敢于拼搏的勇气。相比起他们算是‘富’二代,而我就是拼二代!”

     整个环河之上,现在是乱透了,尽管老者拼命地想让鱼群安静下来,但是并没有什么卵用,如果不为鲜血而杀戮,那么它们就不配叫嗜血动物了。

     “我和你拼了!”老者那个气啊,也不知道是心疼鱼群,还是被这股令人作呕的血腥味给激了体内的杀戮的**,顿时魔性大,纵使他江湖几十年的老辣经验,都不能让他冷静下来。

     “卧槽!”

     这些都是他的心血,他追求长生和无上力量的基础和根本,没想到竟然毁于一旦。若是继续放任那个炼气士一直砸下去,恐怕他就不死,这也会是他永生的梦魇,从此魔功不能有半点进步,反倒会急火攻心,走火入魔(问下已经是魔道中人再入魔是什么?)。

     这群鱼是他最倚重的凭仗,却也是他致命的弱点。

     陈成根本不管老者的威胁和咒骂,依旧自顾自地扔石头,反正不是自己的鱼,全部死了也不会觉得有半点惋惜。

     “小子安敢!”

     老者大声咆哮道,再也不顾是不是占尽了天时地利,然后纵身飞跃而起,他纵横江湖数十载,练就一身魔功,一时间魔气滔天,滚滚的魔气仿佛要灭杀所有的正义,摧毁一切神圣和不朽的存在。

     陈成见老者暴走,携带魔气向自己袭来,眼睛一定,真气顿时外放,瞬间金光大作,一来一去之间,他仿佛窥探到了震宫层的影子,但是究竟是哪里有问题,还不清楚,不过眼下还是先解决魔头要紧。

     那老者仿佛一只雄鹰,佝偻的身体实则十分凌厉,他双眼猩红且惊悚,青筋布满本就皱纹如喀斯特地貌的狰狞的脸,活脱脱一个丧尸模样,和之前在小酒馆中一副富贵老者的形象判若两人。

     “好!”看到老者扑来,陈成不退反进,他的身体十分强健,蜂毒和溪毒淬炼过的身体比山石都要坚硬几分,抬手双拳硬生生轰到老者身上,不过还是连连倒退几步才止住,顿时感觉体内气血翻涌,连双腿都被震得有几分哆嗦起来,魔功非同小可。

     老者看陈成气力并不如他,又是一抓一扑,如苍鹰猎食,紧紧锁住猎物的气息,令其动弹不得,随后就是猛然一冲。

     看到老者扑了过来,陈成不敢硬撼,那裹附着魔气的爪子如钻头一般,恐怕会轻易刺破他的肌肤,这倒无所谓,关键是那爪子上附着着垢污,十分恶心。

     索性翻滚一下,躲过致命一击,老者见扑了个空,准备回头继续攻击,却没想到,陈成早就等待着一瞬,见老者转过头来时,一脚重重地踢到他的脸上,一下子就把老者给踢飞十几米远。

     这一下老者可被摔得不轻,连鼻子都被踢歪了,最关键的是,他被踢出了环河几十米远的地方。

     “这老头果然中计了!”原来这是陈成本就设想好的计谋,如果在水边上,还担心老者打不过逃跑,这下可是真的没机会逃了。

     老者看着陈成脸上带有几分笑意和自若,顿觉大事不妙,没想到这小子居然扮猪吃虎,把自己给摆了一道,正要拼命突围,赶到环河之上,只要跃入水中,这小子就制不得自己。

     “哪里逃?”

     仿佛是看透了老者的想法,陈成从自己的锦囊中取出一根竹子,这是那天在竹海中捡到被自己撞断的一根如婴儿臂膀粗细的竹棍,坚硬无匹。

     老者眼睛一寒,看来只能拼了,一掌拍去,还没拍到陈成,反被他一竹棍打在手上,手顿时就红肿起来,只能把手一缩,像极了老师在课堂上用教棍教训学生。

     “哈哈,好玩,看来我深谙打狗棍法,以后就叫你打狗棒了!”陈成索性就用竹棍狂揍老者,让他几乎没有反手之力,而老者则被他揍得直翻白眼。

     陈成一直打到感觉有些累了,一棍子捅到他的身上,然后割掉了他的头颅,至于他身体则被陈成一脚给踢到了环河中去。

     顿时,一群食人鱼扑了上来,把老者给分食掉了,他大概没有想到自己吃了一辈子鱼,而有一天变成了鱼的食物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