优优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叶凡唐若雪 > 第七章 艮宫层
最快更新叶凡唐若雪 !

    极幽之溪,溪水潺潺,宽不过两丈,深不过二尺,不知道其源头在哪里,又向哪里流去。

     “溪水的湿毒十分浓烈,即便现在不会侵蚀我的骨骼,将来也会留下许多后遗症,患上风湿在所难免,我若不是因为有这么多的蜂毒替我除湿,万万不能在溪中修炼这么久。该死,那小木屋中的精灵一直在觊觎我,我一出溪水,恐怕就会被她碎尸万段!”

     陈成继续躲在溪水下修炼,也幸好那一千多只竹蜂在他身上注入了许多蜂毒,需要不少的溪水中和,否则他即使不会被蜂毒给毒死,自己的骨骼也会被溪水全部侵蚀。

     而岸边小木屋中的蝴蝶精灵也时刻用神念注视着陈成的一举一动,她虽然喝了极幽溪水后可以穿过极幽之溪去到更远处,但是从溪水中硬生生把一个人给拉扯出来还是不敢的。

     她万万没有想到陈成居然可以在竹蜂群的攻击下还没死,果真是福大命大。自己若不是有这些檀香木的保护,碰到竹蜂群恐怕也会尸骨无存。

     于是,一人一精灵就这么对峙起来,一个人不敢从溪水中出来,一个不敢去溪水中捞人,拼的完全是耐心。

     “我就不信你能在溪水中躲藏一辈子。”

     精灵也是似乎在心里了狠,一个炼气二层的三江门外门弟子居然能够有和自己对峙的资本,这在往常是万万不可生的事情。

     “宁姨,我看要不就算了吧,你是筑基境的强者,又何苦去为难一个只有炼气二层的外门弟子。”

     少女精灵心底素来善良,感觉像是没有经历过什么,还在一直劝说宁姨。

     “你叫我不去为难他,那么强者的意义何在?还不是为了想杀谁就杀谁?若不是为此,那还修炼个什么,找块木头撞死好了。”

     少女哑言。

     “我经脉中的真气在蜂毒和溪水的夹缝中生存,却还有逐渐壮大的趋势,果然是星星之火,可以燎原,我就在溪水中修炼,争取突破到艮宫层,真气外放时,身体比山石还要坚硬,让她吃不到肉,还惹得一身腥。”

     陈成在心里下定决心,偶尔有游鱼在水中游过,被他一把抓过来,既然有这溪水中还有鱼生存,说明这鱼也有克制水毒的法宝。

     “小鱼啊,我本不愿吃你,只不过我不吃你,就可能被那个精灵吃,你让我吃了,我以后有时间在帮你度。”

     陈成还装模作样的对着小鱼说上几句话,也不管它挣扎着拒绝,一口吞吃。

     “你看到没,我若不吃他,他就会吃别的东西,弱肉强食,适者生存,这就是修真界,无法避免。”

     宁姨还特意打开木屋门,边指责陈成吃鱼,边向少女说道。

     陈成显然没有想到,此时的他成为了反面教材,反倒是在享受着溪鱼体内蕴含的灵气。

     “溪鱼的身上含有一种特殊的蛋白质,这种蛋白质组成的身体组织可以存储灵气,不仅使它身体更加矫健,还可以防止自己被水毒给侵蚀。不过这种蛋白质十分有营养,能够增强我经脉中的真气,还可以使我的肌体更加强健,再来几条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 一旦进入修真的行列,就不太需要食物来维持身体的基本新陈代谢,天地间的灵气就是基础的口粮,通过吐故纳新,来排出体内的浊气。当然有一些天珍地宝服用,同样可以增加体内真气的积累。

     可惜溪鱼并不多,否则还吐纳什么?直接来溪中抓鱼好了,陈成一边修炼一边抓鱼,两个时辰,才不过抓了三条小鱼,每一条都是大滋补,不过他也感觉到这种蛋白质摄入过量作用就并不大了。毕竟外物终究是外物,修行还是得看个人。

     此时天色渐渐暗了下来,已经是黄昏十分,整座原本就难以见光的竹海,变得愈得压抑。

     溪水也更加冰凉起来,令在溪水中浸泡了一天的陈成也不禁打了个哆嗦。

     “陈成,你在哪儿?”

     陈成还在积累真气,突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,那不是高畅还会有谁,他不知道怎么找就找到这个地方了。

     “糟糕!我藏在水底,那精灵拿我没什么辙,他怎么办?”

     他不由得担心起来,即便他们修炼之路有些许分歧,但也算是自己在这个世界唯一的朋友,难兄难弟!

     宁姨看到又有个送死的来了,不禁欣喜起来,索性从小木屋中走出来,眼睛夸张的恐怖,仿佛在看死人一样。

     高畅找着找着,突然看到小溪对面,一个小人女子站在对面,如毒蛇盯着猎物一般,顿时十分惊恐。

     他和陈成不一样,在这个世界也曾经听说过不少的故事,知道眼前的这个女子必然就是精灵,当然这是他们的自称,而修真者通常称他们为妖邪!

     妖邪极难幻化人形,要么就是像蛟龙,幻化人形的时候就是极为恐怖的存在,当然还有灵狐一脉,几乎才步入炼气期就可以拥有幻化的能力,这更是种天赋神通。

     眼前的小人就属于幻化得不够彻底的那种,不过一旦实力再有增长,就可以幻化得真人一样大小,恐怕百米之外都可以轻易致自己于死地。

     “你是什么妖邪?”他的脚自打哆嗦,除了灵狐一脉,能够幻化人形的妖邪都至少拥有一定的实力,根本不是他这个半调子炼气坎宫层的人就可以对付得了的。

     “刚才有个人问了同样的话,你猜他的结果是什么?”

     宁姨背后生出两翼,她不能淌过小溪,只能够飞过去,她也在拖延时间,毕竟要是被对方逃上一段距离,然后大喊大闹,就会引来人类强者过来降妖除魔了。

     昆虫一族,个个力大无比,譬如蚂蚁,能够扛得动比自己重五十倍的物体,一旦进入筑基期,昆虫族的精灵根本不需要各种华美绚丽的招式,面对猎物,就是一俯冲一抓,要么是提到半空中往地下砸,要么就是架到树枝间直接开膛破肚。

     死相要多么恐怖有多么恐怖,足以令最坚强的人见到了也会作呕。

     “陈成,你不会被妖邪给吃了吧?”他心中大骇,他的想法和陈成一样,尽管他有些瞧不起这个兄弟,但是毕竟生死大事,不是一个修炼分歧的矛盾就可以盖过的。

     “好妖邪,我跟你拼了!”

     见并没有得到回答,他也不知道从哪里生出来的勇气,敢于直面凶狠的妖魔!

     倒是令溪水中的陈成一阵感动,果然是患难见真情,既然有兄弟来救自己,也不能让他一个人独自面对,真气积累得差不多了,看样子还是需要一个突破的契机。

     顿时,他从水中一跃而起,一下子把精灵和高畅都吓得不轻。

     蜂毒被祛除得差不多了,溪水已经不能够再为他淬体起到什么作用,而真气和肌骨也恢复得差不多,浑身上下都十分精神。

     他甩了甩身上的水,说不出来的潇洒。

     宁姨定睛一看,现眼前的这个人并没有被蜂毒给蜇得重伤不治,反而实力又有了许多的增强,真是个怪人。

     她年少时听故事上说人类中有些人,资质普通,而且极为不起眼,结果历尽各种磨难,不仅没有被打倒,反而越战越强,最后直指巅峰。

     “圣王杨奇,斗帝萧炎还有许多,都是破而后立,开始简直弱渣得要死,后来也不知道怎么的就成就一代传奇,不行,这样的人实在恐怖,我必须要把他扼杀在摇篮之中,让他不能翻身!”

     尽管妖邪有各种各样千奇百怪的天赋,但是终究抵不过一个人类突然跟开挂一样成神。这才是她最担心的。

     索性便也不多废话,她甚至都不准备和以前一样把猎物提到半空中砸,万一越砸越厉害怎么办?干脆直接开膛破肚,筑基境对炼气境的绝对优势,猎物根本没有反抗的可能!

     眼看大号蝴蝶腾空而起,凶神恶煞,如闪电般冲来,陈成并不慌张,脸上闪过一丝诡异笑容。

     这令精灵一下子慌了神,难道他还有什么底牌不成?

     “好,就是现在!”陈成不进反退,一口将嘴中的溪水全部吐到蝴蝶脸上。

     “啊!”

     顿时,一阵白烟起,精灵似乎在承受钻心的疼痛,她万万没想到人类诡计多端,竟然邪恶如斯。

     她最终还是一脚踢在陈成身上,一下子把他给踢飞,这是最后的一击,她实在受不了了,毫无防备地被溪水给完全浇在脸上,可不是之前,用体内的灵气把溪水包裹着灌入体内慢慢消化那样简单。

     极幽之溪的溪水是昆虫一族的致命克星,若没有上好的灵药,恐怕她的脸就算完完全全毁容了。

     陈成被这一踢,几乎差点骨头经脉尽断,他的身体一直撞断了三根竹子才终于停下来,最后撞到一根十分粗壮的竹子上,撞下一片片树叶,而也是这一撞,体内的真气有了质的变化,他趁机默念“炼气诀”。

     艮宫层,成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