优优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叶凡唐若雪 > 第十一章 灭除马贼
最快更新叶凡唐若雪 !

    这伙马贼所占的山林地势极其险要,若是普通的官兵和武林高手上山剿匪,只要有几个贼匪在山上准备巨石,然后让石头倾泻而下,恐怕官兵们都只能不战而退。

     贼在贼众之中,被很好的掩护起来,他惯使飞镖,在江湖武林中也曾叱咤数十年,后来流落绿林,入山为匪,也纠集了这伙数百人的马贼,四处烧杀抢掠,无恶不作。

     当然也和官府纵容不无关系,直到他们展壮大如斯,镇长才慌了神,担心自家的财产不保,于是高价请求三江门世俗公会出动人马剿匪,而俗世公会也感觉贼众势大,只好求助于三江门!

     “很好,那贼再怎么隐藏再怎么掩盖自己的方位,但是气息在那里,他也是个修真者,不过也是个炼气士罢了,他若不是离开三江门,恐怕我也要喊声师兄,不过也正因为如此,我才能察觉到他在人群中的不同,我正愁没有绝妙的手段,这就给我雪中送炭来了。”

     如之前所说,修真者如果不能将真气收放自如,藏匿于内,而随意散那强大的气息,恐怕就会引来更加强横的修真者的觊觎,杀人夺宝,绝对不是说说而已,修真世界,残酷至极,几乎每天都会生。

     所以真正的强者,都会藏匿自己的气息,走路吃饭,和常人无异,十分自然,这就是扮猪吃虎!

     贼察觉到了自己被陈成给盯住,心神大骇,他天不怕地不怕,就算是县城派出上千官兵,自己也有各种手段,但是一旦真正请出修真者,那就不是他们贼众可以抗衡的了。

     既然如此,他索性从贼众站了出来,喝道:“是哪位道友至此,我曾经也是三江门的弟子,只不过受人陷害,只能入草为寇,那三江门有什么好待的,为了那虚无缥缈的正果,整天不知所为,何不如与我一起做这山大王,你我平等,待到苍天死时,谋取天下,如何?”

     “若是以前,说不定我会从你,只不过我感觉我的前途一片似锦,怎能与你这种打家劫舍、残害百姓的人同流合污。再者说你许诺种种好处,不过是想利用我罢了,正所谓一山不容二虎,我若信了你的话,恐怕哪一天怎么死的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 陈成也在人群中站了出来,他一脸愣头青的模样,相比于贼一脸的冷漠和杀气,就像一个稚嫩的孩童和一个大人对峙一般。

     “今天,我就要取你项上人头,为民除害!”

     他一口厉言,但是没有人敢小看他,修真者就是修真者,什么样的模样都有可能,修真者以实力为尊,可不是以外在的形象为尊。

     “好小子,既然你无情就莫怪我无义,江湖讲的是什么?是情义,枉你我曾经同门师兄弟一场,浑然不给面子,罢了罢了,你也别怪我这个师兄太狠!”

     贼丝毫不示弱,针锋相对起来,身为贼,若是不战而怯,恐怕换来得只有贼众背心背德,此刻正是要站了气势的上风,他丝毫不认为眼前这个修真者可以在贼众重重的保护之下,轻易地杀死自己。

     “你既然离开了三江门,就是叛徒,何来同门师兄弟情谊之说?我刚好就又替本门灭除了你这个叛徒,这样大家才知道我三江门,绝非不是什么宵小之辈,就可以轻松进入的。”

     陈成说完,脚步向前一踏,如巨象一般,活生生一座山岳,整座山林都仿佛摇晃起来,威力如斯。

     “好小子,你却不知道我早就是震宫层的强者,怪不得你有许多底气,区区艮宫层,身体内的真气和本身的体质却犹在我之上,但是境界就是境界,我刚好灭杀你,为我山寨立威,今日一役,必定威震江湖,恐怕县令都要俯称臣。”

     贼定睛一看,现不过是一个艮宫层的炼气士罢了,浑然没有之前的畏惧,更何况他本来就是惯使飞镖,擅长刺杀之道,极为阴险。

     “闲话少说,拿命来。”

     陈成步走七星,原本一动山摇的步伐变得十分灵敏,说完,整个身体如猛虎一般,向贼扑去。

     “好,我入草为寇十年,从来没有这样的强者与我对敌,我刚好也要突破,才能进入中宫层,既然如此,也就莫怪我心狠手辣。”

     贼大喝一声,也从贼众中跃了出来,一个境界的差距,不是那么容易就被抵消的,更何况他有许多的阴谋手段,足以未雨绸缪。

     “杀杀杀!”

     “杀杀杀!”

     两边的人都开始齐声呐喊起来,两军对阵,将领先行比试,颓弱的一方自然士气会大落,而呐喊助威,也是为了给自己这边的将领吃定心丸,否则若是背后有一起奇兵来袭,恐怕将领武艺再高强,也无心再战。

     只不过到了修真者这个层次,什么呐喊助威都是次要的,他们拼的就是一丝一毫之间的细节,稍有不慎,可能就是身死的下场。

     说白了,除却神通,还有各种手段和心机,缺一不可!

     贼倚着自己经验十足,手段老辣,深谙先下手为强之道,不等陈成先出手,就是一阵飞镖。

     飞镖看似度飞快,只不过根本难不倒陈成,他是修真者,六识十分敏锐,轻易便躲了过去。

     “不好!”突然间,他仿佛看到了贼冷哼一声,脸角划过一丝阴霾,下意识觉得有些不妙,方才的飞镖看似凌厉,只不过是个幌子罢了,一个修真者怎么可能会被飞镖给射死,连贼自己都不会相信。

     果不其然,那贼仰仗自己已经达到震宫层,度极快,几乎是须臾之间,一掌拍到陈成侧面。

     这一掌若拍了下去,定然非同小可,这里可没有蝴蝶精灵放大招保护自己。

     “哼,雕虫小技罢了!”陈成也并不心慌,见招拆招,一掌未到,掌风先行,他顿时就感觉到自己身体可能会被攻击的部位,也并不躲闪,因为他原本的身体就极为坚硬,只要有备,连筑基境的蝴蝶精灵的一脚都可以硬生生扛下,反而还能突破,又怎会为一个震宫层的修士所伤?

     他正要卖弄破绽,让贼中招,然后凭借自己身体的优势,将其反杀。

     “不…不可能!”

     贼大骇,他拼命的一掌竟然被陈成用身体直接扛下,这简直是逆天,然后他就听见自己身体被捏的粉碎的声音。

     修真者对战,本来就是一招之间都能解决胜负,华丽而精美的招式只不过是同门师兄弟比试之间试探罢了,真正的生死搏斗都是须臾之间,不是你死就是我亡。

     “求求你放过我,我以前并不是三江门的弟子,你也不算是清理门户,只要你放过我,我愿将所有的财富一并献于你,从此做你的仆人,唯你是从。”

     贼被陈成一把抓在手里,都能听到骨头咯嘣脆的声音,他虽然是震宫层,但是想来以前没有舍得下功夫炼体,基础素质和陈成比起来,完全是天差地别。

     他的脸色极为诚恳,差点陈成都信了,只不过,差点就是差点。

     “死吧,从此再没有你这个人了,你作恶多端,平生既无什么更崇高的追求,也没有什么信仰,就落得一点对财富的**,今天落得这个下场,未必不是解脱。”

     陈成当然不会相信他的鬼话,恐怕只要松开手,他就会用飞镖插入自己的后背,而贼也确实是这么准备的,只不过他的眼神中有一丝慌乱被陈成给捕捉到了,不做亏心事,不怕鬼敲门,平白无故的慌乱,肯定没什么好事。

     贼,死!

     贼众,大败!

     “他身为贼,这个小锦囊一直戴在身上,恐怕不是什么凡物,就当是我此行额外的报酬,其余的金银珠宝,我拿来也无用,全部不要便是。”

     陈成在贼的身上现了一只精致的锦囊,也不知道装的是什么东西,索性一把扯下来,纳为自己的囊中之物。

     贼众兵败如山倒,有神通者坐镇,断然不敢造次,很快就被剿灭,只剩下一宝库的财富,看得众人两眼冒光,连之前的那个看似正直的副官都不能避免,也不知道会不会因此而改变了原本追求良善的初衷。

     人为财死,鸟为食亡,这个道理永世不假,当然这就不是陈成操心的事了,大道无情,未来还有很多的事情等待着自己去解决。

     “很好,马贼的贼居然是震宫层的炼气士,还冒充我三江门的弟子,果然可恶,幸好你技高一筹,否则此行难以成功,这是三块下品灵石,你拿去好生修炼。”

     一来一去外加消灭贼寇,不过三天的功夫,其行神,这也是陈成消灭贼匪之后,连庆功宴都没来得及吃就回三江门,否则还要耽搁功夫不可。

     陈成接过三块下品灵石,虽然感觉其中力量微弱,但是总比自己在住处静坐打禅要强上几分,更何况还能增加历练和得取一些意外收获,于是道。

     “还有什么任务适合我,我不能有一丝懈怠!”

     “环河渔夫,穷凶极恶,专杀渡船之人,但是其人行踪诡秘,官府拿他没有办法,杀掉他,完成任务可得十块下品灵石,你可愿意接?”

     “怎么不愿意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