优优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武动时空 > 番外:前传(上)
最快更新武动时空 !

    “不会浪费的,教授,他的dna检测后没问题,与我们发现的缺失dna可以融合。”

     谢孤鸿迷迷糊糊间,耳中听见一个青年男性的声音,但是他不敢立刻醒来,确切的说是他不敢睁开眼睛,只因他的上一个记忆是——自己走在回家的一段寂静的小路旁,忽然传来“噗嗤”一声轻响,只是这一瞬间,他便感觉头脑发胀,眩晕,可他仍然用手在颈项后侧一摸,感到有个东西,他用力拔下后,在视力逐渐失去焦点前,见到那是一个后半段如小指粗细的小桶,前半段如针般的一个东西:“麻醉针。”

     此时的谢孤鸿闭着眼睛,努力的控制住转动眼珠的*,生怕身旁有人能够看出他已经醒来,下一个瞬间,他感到手脚的关节处暗暗有压力传来,显然自己已经被固定住,可他心智异常坚韧,于是暗暗寻思道:“是绑架?可刚刚的那段话听起来却又不像。我先听他们说些什么,再作计较。”

     果不其然,一个略微年老的嗓音说道:“这次我们必须万无一失,他父亲的dna也没有问题,但我们依然失败了。”

     年轻的声音显得有些踌躇,道:“好的……教授,我再去细细的确认一次。”

     谢孤鸿耳中传来了一阵脚步声,由重渐轻,最后传来了一声“咔哒”的开门声,便消失不见了。他暗暗吃惊,心道:“我的父亲?听他们的对话含义,仿佛是被这两个人做了什么实验,还跟自己的dna有关,父亲难道出事了?”他强行忍住质问的*,仍然一动不动的细细聆听着周遭的声响。

     屋内很静,以至于静的能够让谢孤鸿听出灯光的轻“嗡”声,旁边还有一个人“悉悉索索”的在他附近摆弄着什么东西,有时幅度大些,谢孤鸿的身子也跟着联动着。他心中判断:“自己所躺着的,绝不仅仅是一张普通的床。”

     不久后,脚步声响起,谢孤鸿感到身边的人从自己的右侧横向走去,他便立刻睁开眼睛,往右看去,只见一个穿着白大褂的背影,满头银发,略微瘦削,脊背也有些微微的弯曲。

     见此,谢孤鸿的手和脚立刻暗中用力,向四下由轻到重的摆动,可枷锁固定的极其牢靠,几乎纹丝不动。谢孤鸿赶忙再向周围观察,紧跟着,他发现自己的头竟然也被牢牢的限制住,但是他没有绝望,他是个时刻都能够冷静的人,也是个心如磐石般坚定的人,无论何时,他都会尽自己的最大努力,于是,他更加张大眼睛,转动眼珠,将目光从那名银发男人的背影移开,对方好像还没到达目的地,于是谢孤鸿赶忙利用有限的时间和视角,观察起了四周。

     天棚是银白色的,很高,至少有八、九米,仿佛是整个的一块,发出柔和却明亮的光芒,墙壁很远,那里摆放着什么设备,可是由于距离和角度的问题根本看不清楚,因为谢孤鸿观察身体左侧和右侧的极限时,是无法聚焦的。

     可就当他把眼珠从右至左,由下转动到上的这一刻,不由得心中一紧,因为他向上看的时候,头顶不远的银白色墙壁上方有一扇很大的玻璃窗,而一名同样穿着白大褂的年青女性,正张大双眼,紧紧地盯着自己,下一刻,女性转身消失在了窗前。

     谢孤鸿见被对方发现,也没有惊慌,他晓得所剩的时间已经不多,立刻深吸了一口气,猛地将力量运用到了四肢上,挣扎起来,可他所被困住的这张床却依旧纹丝不动。

     正当此时,那名满头白发的人,仿佛被谢孤鸿惊动,转过了脸,一怔之际,笑了笑说道:“我知道药效差不多该过了,你倒是很有耐心。”说罢也不理会,转过身又在一张工作台前摆弄了一阵。

     谢孤鸿的身体反而放松下来,此时仍然冷静的他,需要保存体力,因此他连口都不开,就那样躺着。没多大一会,门“咔哒”一声开了,他斜眼望去,正是那名刚刚在窗口和自己对视的女性。

     这个女人,年龄跟谢孤鸿相仿,大概在二十五、六岁,白色的大褂一尘不染,带着金丝边的眼镜,五官深邃,显然是个漂亮的混血儿。

     被称作教授的男人转头看了女人一眼,道:“莫娜,有什么事吗,这间屋子再有几分钟你可就进不来了。”

     女人看了眼谢孤鸿,笑了笑说道:“我在楼上窗口看见这家伙醒来了,正在挣扎,以为教授你没有注意到呢。”

     教授将手中的一个接线口,插进了一台弧形显示器的下方,说道:“谢谢啦莫娜,我们不会犯电影中的错误,他的手脚,颈项,都死死的被限制住,除非有钥匙,不然他是绝对打不开的。”说罢,还拍了拍下方桌子的抽屉面。

     莫娜挑了挑眉,道:“那就好,我下来就是为了说这事,我出去了,希望这次能够试验成功。”

     教授点头道:“希望如此……再麻烦你一件事,我仍然需要你向刚才一样,在二楼盯着他,或者你叫人轮班也可以,总之,我想要的是万无一失,顺便叫他们再多派点警卫来。”

     莫娜道:“好的,我这就去办。”说罢,转身走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 教授手中仍然不停,他按动了几个桌面上的触屏键子,弧形屏幕上登时显示出了一个人的三维立体图,然后他在上面人的头部划动几下,屏幕中立刻变成了头部的特写;

     教授细细的看了看上面不停跳动的参数,满意的点了点头,说道:“你一定好奇这是哪吧?”显然他是在跟谢孤鸿说话,只不过没有回头罢了。

     谢孤鸿斜眼扫了他一下,道:“哪?”

     听见这话,教授停下手,转身呵呵笑道:“我们给你上了手段,观察了你整整两周,不停的分析你的性格,言行等等;知道你哪一点最让我欣赏吗?”

     注:“兄弟们,2016快乐哈!昨天我喝高了,有谁喝高了没?来点票票和收藏让我醒醒酒呗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