优优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明末传奇 > 第二百三十章 秦王朱存枢
最快更新明末传奇 !

    短短三天的时间过去,西安府城已经出现巨大的震动。

     西安府知府的府邸被查抄,标志着清查冤狱的行动达到了*,此番行动,高兴的是百姓,颤栗的是官吏。不过也就是在大规模清查冤狱的事宜之中,三司衙门迅速的运转起来,大部分的官吏都忙于重新审理案件之中去了,特别是三司的布政使、按察使和都指挥使,更是空前的积极,甚至亲自审理案件,惩治贪官污吏。

     这一切都是深谙官场规则的徐望华殚精竭虑做出的安排,他在最短的时间之内甄别出来了必须严惩的官吏,其余的牵涉到的官吏,因为事情不是太大,一律轻轻放过,当然,这些官员都接受了巡抚大人的训诫。

     正是通过这一手,郑勋睿在最短的时间之内在陕西官场树立起来了威望,那些逃过一劫的官吏,在这个关键时刻当然是要图表现的,参与到调查和审查之中,也能够让他们自身更加的安全。

     尽管内心有些不舒服,但出现这样的局面,也是郑勋睿所希望的。

     徐望华在调查过程之中,发现秦王朱存枢也牵涉到了冤狱的黑色产业链里面,这是一个很令人吃惊的发现,他也专门给郑勋睿禀报了此事。

     如何的处置或者是对待秦王朱存枢,郑勋睿有着自身的想法。

     明朝的王爷,从权势上面来说,非常的弱小,和历朝历代都是无法比较的,或许是因为藩王造反的次数太多,明成祖朱棣就是依靠谋反取得的皇位,所以后来的皇帝对宗室管理是非常严格的,可以说亲王处处都收到掣肘,稍微不注意就要遭受到惩罚。

     亲王不准参政,到封地生活之后,不准和当地的官吏有任何的接触,没有接到圣旨不准离开封地所在地,一言一行都要注意。

     也正是因为皇室对宗室的要求太多,导致王爷成为了朝中很多人的攻击对象,言行稍微不对就要遭受弹劾,成为大明皇室的宗室,应该说是很悲哀的事情。

     设立在凤阳的高墙,就是专门囚禁宗室皇亲的监狱。

     郑勋睿想要对付秦王朱存枢,其实是很简单的事情,将其违法犯罪的事情,奏报给朝廷,秦王朱存枢毫无疑问是要收到惩罚的,而且接受的惩罚是很重的,是否能够抱住王位和爵位,都是说不清楚的,可惜郑勋睿不会这样做。

     让没有多大权势的秦王朱存枢遭受到惩罚,这没有多大的意义,也不是郑勋睿的目的,他看重的是另外一个方面,那就是朱存枢的家产。

     王爷不能够参政,但是积聚财富是可以的,皇上担心的是亲王谋反,对亲王的权势严格的限制,至于说亲王贪财和敛财,皇上是不会管那么多的,反而是变相的支持,让皇室宗亲生活过的好,这也是皇室的颜面,只要王爷自己能够想到办法,做一些稍微出格的事情无所谓,就算是有人告发或者不服气,皇上大多不会追究。

     可惜这是皇上的单相思,权势和钱财是紧密联合起来的,有钱好办事,王爷一旦拥有了大量的财富,就会想方设法的保护自身的财富,就会想方设法的谋取到权势,就会和地方官府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,这种秘密的联系,会迅速的蔓延。

     这已经是公开的秘密,正是因为和地方官府有着紧密的联系,王爷才能够谋求到更多的财富,变得更加的富裕。

     查抄十余名官吏的府邸,得到的钱粮的确是不少的,超过了两百万两的白银,应该说这是令人吃惊的数目,特别是在西安府知府的府邸里面,查抄的白银超过了四十万两,这还不算知府转移走的钱财,省、府、州、县和都指挥使司的监狱,进行了全面的审查,被冤枉的太多,很多都是被扣上勾结流寇的罪名,家里有银子的,破财免灾,家里舍不得拿出来银子的,关押在大牢里面,受到非人的折磨,有的甚至被折磨致死。

     查抄的银两和粮食,自然是要拿出来救济百姓的,那些被平反的富户,此刻想到的绝不是财产的问题,他们也绝不会提出归还财产的问题,要知道如此多的官吏遭受到查处,已经让他们感激涕零了,只要今后没有什么事情,那就是老天保佑。

     可是这些查抄的钱粮,远远不够救济百姓,不能够平息流民的产生。

     这就促使郑勋睿要想到其他的办法,也就是募捐的事宜了。

     秦王朱存枢就是最好的对象,郑勋睿的手里握有朱存枢的把柄,这个把柄足以让朱存枢什么都失去,如此的情况之下,朱存枢自然知道应该怎么做的。

     朱存枢来到巡抚衙门,是很秘密的,天气已经暖和了,但他还是带着斗笠,用黑色的面纱遮住了面容。

     接到了巡抚大人的邀请,朱存枢内心是异常忐忑的,西安府城发生的诸多事情,他不可能不知道,不过如此敏感的时刻,他根本无法出面,也不敢露头,要知道他这个王爷,在人家巡抚大人的眼里,根本就不算什么的,人家若是认真了,随便找到什么理由,都是可以弹劾的,朝廷之中那些大人,相聚这么远,也时常喜欢弹劾封地很远的诸多王爷。

     朱存枢和两任的巡抚大人都是熟悉的,包括已经到山西出任巡抚的吴甡,以及出任礼部右侍郎的甘血阔,当然这个所谓的熟悉,也是人家看在他王爷的身份上面,维持这样熟悉的关系,那也是需要付出代价的。

     应该说秦王朱存枢,和如今的皇上之间,关系非常疏远了,福王朱由崧、瑞王朱常浩以及惠王朱常润这三位王爷,和皇上之间的关系是非同一般的,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,这三位王爷都是神宗皇帝的儿子,被敕封为王爷的时间不长,而秦王这个封号,太祖皇帝朱元璋的时候就分封了,延续了几百年的时间,和当今皇上之间的关系,自然是疏远了。

     正是因为这样的关系,朱存枢一直都是很注意的,敛财方面是想尽办法,在西安府城可谓是富得流油,官府的事情尽量少插手,甚至是不插手,当然在营运关系方面,那是肯定需要注意的,不能够被弹劾,也不能够因为插手政务遭遇弹劾,至于说敛财,那没有多大的事情,皇上也不会为敛财的事情追究的,只要做的不是太过分。

     在西安府城几百年的时间,应该说历代的秦王留下了大量的财富,仅仅从耕地一方面来说,朱存枢都不是特别清楚王府到底拥有多少的土地了,方正西安府管辖的府州县,几乎每一处地方都有王爷府的耕地。

     朱存枢对财富的看法是有些奇怪的,含着金钥匙长大的他,对钱财没有太多的概念,不过也许是祖辈的遗传,对于能够争取到的财富,他是绝不会拒绝的。

     冤狱黑色产业链的出现,朱存枢就高度重视了,他发现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敛财之道,王府出头为某些人担保,与官府勾结之后,从中获取大量的钱财,这是完全成立的,而且不承担任何的风险,钱财来的如此的容易,朱存枢是绝不会拒绝的。

     新任巡抚大人上任之后,从冤狱的事情开刀动手,就连四品的西安府知府都被查处了,这是朱朱存枢万万想不到的,按说新到陕西上任的官员,都是要注意到这里的特使情况的,稳定官吏队伍是非常重要的,可惜这位巡抚大人,想法完全不一样。

     随着对新任巡抚大人郑勋睿更多的了解,朱存枢开始紧张了,以前这些事情他是从来都不关心的,凡是与自身利益无关的事情,就不要去关心,那样自身也能够安全。

     新任的巡抚大人郑勋睿是殿试状元,刚刚弱冠之年,可做出来的事情,让朱存枢几乎不敢相信,短短几年时间斩杀接近二十万的流寇,生擒和斩杀了很多流寇的首领,包括流寇之中的两人总头目闯王高迎祥和曹操罗汝才,以翰林修撰的身份,出任延安府巡抚,硬是在短时间之内稳定了延安各地的局面,出任延绥巡抚的时候,训练出来强悍的郑家军和榆林边军。

     这样的人到陕西出任巡抚,做事情是不会有太多的忌讳,且不说这是年龄上面的关系,就从做事情的果敢程度上面来说,郑勋睿也不会客气的。

     想清楚了这些,朱存枢内心异常的忐忑,若是在冤狱黑色产业链之中的问题被发现了,那怎么可能有好果子吃,巡抚郑勋睿真的要过硬了,自己岂不是等着遭殃吗。

     朱存枢在陕西还是有一些关系的,可是这几天的时间,他四处托人打探消息,结果是什么消息都没有得到,以前那些关系很好的官员,选择都是回避,这让朱存枢更加的担心,对郑勋睿的能力,也有了更加不同的认识。

     看见巡抚衙门大门两边威严的石狮子,朱存枢的感觉不是很好,他总是觉得,如此暗地里的召见,可能不会有什么好事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