优优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明末传奇 > 第二百零七章 残阳如血
最快更新明末传奇 !

    伏击地点永远会选择在山坳之间,没有谁会在一马平川的地方设伏,那样自身无法隐藏,而且这一次需要隐藏的是三万大军,杨贺带领的斥候,几乎是在拼命,总算是在两天时间之内,找好了设伏的地点。

     寿州到凤阳府城,相距一百八十里地,设伏的地点,必须考虑到几个方面,第一是距离的问题,不能够距离寿州太近,不能够距离凤阳太远,流寇两万骑兵奔袭之后,总是要消耗一些体力的,这便于三万大军以逸待劳,第二是设伏地点的问题,不能够过于开阔,让骑兵能够从容撤退,让围歼战变成了追击战,这样的设伏就是失败的,第三是地形的问题,必须对设伏的三万大军有利,至少要有骑兵冲锋的坡度,从上往下冲锋,这样才能够发挥出来骑兵冲锋的优势,快速打击流寇,要是变成了爬坡冲锋,那就是失败的设伏。

     设伏的地点选择在距离凤阳府城二十多里的一处无名山坳,这个山坳是葫芦形状,出口和进口比较狭窄,中间的空地很大,两边的山坡坡度虽然不大,但想着从山坡撤退,可能性不大,有些地方战马根本上不去。

     从寿州出发到这里,有接近一百六十里地,流寇经过了长途奔袭,到这出山坳的时候,会显露出来疲态,需要稍事歇息。

     中军帐设在山坡之上,用单筒望远镜,能够看清楚山坳里面的一切。

     山坳两边的小树林,能够帮助骑兵和步卒埋伏。

     情报也在源源不断的送到中军帐,短短七天时间,罗汝才等人,攻破了霍邱、寿州等城池,张献忠甚至率领流寇,攻破了颍州,这令郑勋睿更加的吃惊,也对流寇有了新的看法。

     颍川卫就设立在颍州,张献忠攻破了颍州,自然消灭了颍川卫,要知道颍川卫的设立,就是护卫凤阳府城的,罗汝才等人首先拔掉了颍川卫,消除了他们的后顾之忧,至少他们攻打凤阳城池的时候,不担心背后出现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 崇祯八年正月十二,卯时三刻。

     斥候来报,流寇两万先头部队,卯时已经从寿州出发,行军速度一般,他们劫掠了大量的钱财,朝着凤阳府城而来,预计辰时三刻左右抵达山坳。

     流寇的先头部队没有派出斥候。

     大战即将来临,郑勋睿的情绪变得舒缓平静。

     已经表露出紧张情绪的徐望华,看见郑勋睿的神情,也跟着舒缓下来,不知道为什么,只要看见郑勋睿风轻云淡的样子,就算是遇见天大的事情,他也不会紧张了。

     三万大军全部设伏到位,十门弗朗机也安放好了。

     郑勋睿的身边,剩下徐望华和洪欣瑜,还有五十名亲兵,其中就包括王小二和苏蛮子。

     郑勋睿负手而立,站在山坡上,看着山坳,脸上甚至出现了微微的笑容。

     “徐先生,这场战斗,三个时辰之内就能够结束,你恐怕需要多思考,打扫战场之后,三万大军下一步的作战行动了,我的计划是,大军不要休整,打扫战场之后,朝着寿州方向杀过去,彻底击溃流寇的后续大队人马。”

     徐望华重重的出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 “大人之气度,属下想学都学不到,下一步的作战计划,大人胸有成竹,属下不敢多嘴,可惜属下不能够亲自上阵杀敌,若不然也骑着战马上阵了。”

     “呵呵,所谓运筹帷幄之中,决胜千里之外,我也想着上阵厮杀,不过这样规模的战斗,生死攸关,我就不添乱了,昨日所有人都反对我,就连你都不同意。”

     “属下如今还是这个意见,大人不能够亲自上阵,也不需要亲自上阵,大人坐镇中军帐,对三万将士,已经是最大的激励。”

     大批的飞鸟朝着山坳的方向而来,斥候的禀报更加的频繁了。

     郑勋睿微微点头。

     “终于来了。。。”

     滚滚的黄沙首先进入了山坳,接着就是隆隆的马蹄声,流寇的先头部队开始快速的进入了山坳。

     几面旗帜非常的耀眼,上面分别绣着罗、张、李等大字,最前面的一面旗帜,上面绣着一个大大的帅字。

     流寇的先头部队,依旧没有派遣出来斥候,两万先头部队,仅仅用了一刻钟的时间,全部进入了山坳之中,前面的流寇速度早就慢下来了。引人注目的是流寇队伍之中的十来辆马车,都是双马拉动的马车,这样速度快很多,不用多说,这些马车里面,就是流寇劫掠的钱财了,至于说粮食,应该是留给后面的大队人马处理。

     队伍中间,几个人凑到了一起,好像在商议一些什么,其余的流寇,暂时停止前进,似乎是在等候下一步的命令。

     郑勋睿放下了单筒望远镜,对着身边的洪欣瑜开口了。

     “可以开始进攻了。”

     十门弗朗机瞬间开始怒吼,炮弹准确的落到了流寇队伍之中。

     一些流寇和战马被炸飞起来了,流寇的队伍瞬间有些乱了。

     弗朗机继续发射炮弹的同时,强弩也开始发射,弓弩带着尖叫声,飞向了山坳中间的流寇,站在山坡上面的郑勋睿,都能够听见惨叫声。

     一万步卒在伏击打响的刹那,兵分两路,朝着山坳的出口和进口方向飞奔而去,他们的任务就是堵住出口和进口,不让任何的一个流寇逃走。

     流寇明白遭遇伏击了,他们经过了短暂的慌乱之后,迅速散开。

     弗朗机和强弩对流寇造成了不小的杀伤,有些战马在隆隆的炮声之中,开始惊厥,将马背上的主人抖落下来。

     就在流寇散开的时候,隆隆的鼓声响起来。

     郑锦宏、杨贺、刘泽清和洪欣涛等人,率领一万五千骑兵,从山坳的两边,对流寇开始发动攻击了。

     箭雨瞬间出现,密密麻麻,几乎要遮住了光线,山坳里面瞬间暗下来了。

     冲锋的一万五千骑兵,其中一万两千人是郑家军的骑兵,他们经历的严酷甚至是苛刻的训练,甚至闭着眼睛都能过做到步调一致。

     他们的箭术,经过了数年的训练,几乎达到了箭无虚发的境界。

     如此强悍的骑兵,是流寇从来没有遇见过的。

     呼啸而至的箭雨,让很多的流寇惨叫着倒下了,散开的流寇,开始朝着山坳出口和进口的方向而去,可惜迎接他们的是更加密集的箭雨。

     巨大的撞击声出现了,郑家军和流寇厮杀到了一起。

     洪门一头牛,打死不回头。

     洪拳十二桥的威力,在这一刻爆发出来了。

     手持长矛的郑家军骑兵,动作整齐划一,长矛每次挥舞出去,都是一阵的腥风血雨,流寇无法抵抗,就是那些特别强悍的流寇,也不过几个回合之后,就被刺落马下。

     尽管是骑兵之间的对决,可是强弱瞬间就表现出来了。

     山坳之上的徐望华,看着这一切,目瞪口呆,郑家军强悍的战斗力,是他第一次见到的,眼看着流寇大量的倒下,可身穿红色战袍的郑家军将士,还在不断的渗透,一片片的红色之中的流寇,眼看着越来越少,最终红色连成一片,接着飞向了其他的地方。

     山坳的进口和出口地方的厮杀,也展开了。

     骑兵悉数举着长矛,列成方队,守卫在山坳的出口和今后的地方,骑兵面对整齐的方队,莫可奈何,往前冲就是找死,射出去弓箭,眼看着方队里面有人倒下,很快有人补上去,方队依然屹立。

     时间慢慢过去,厮杀变得愈发的血腥。

     流寇的先头部队,是其精锐,经历过太多的厮杀,轻易不会投降,尽管处于绝对的劣势,依旧在坚持,这一点的确值得肯定,哪怕是朝廷的大军,都做不到这一点。

     郑家军和榆林边军,更是不会手下留情,郑勋睿早就下达命令,斩尽杀绝,不留活口,不要俘虏,必须将流寇的先头部队彻底剿灭。

     山坳里面,已经变成了血腥之地,受伤的人滚落马下,基本不要想着活命,来回的战马踏在他们的身上,让他们很快的停止挣扎和**。

     郑勋睿如同一尊雕塑,神色冷峻的看着山坳里面的一切,他的作战思想,严格说起来是不符合要求的,至少需要网开一面,让流寇有地方逃走,这样流寇的军心很快就崩溃,可惜他不会做出这样的选择,因为流寇两万先头部队的后面,还有大队人马,所以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,都必须要全歼这两万流寇的先头部队。

     所谓困兽犹斗,如此惨烈的歼灭战,越是到后面,难度越大,没有了任何生路的流寇,会变得异常的强悍。

     郑勋睿不在乎,他需要郑家军在惨烈的血战之中成长,这样的机会目前不多,恐怕今后面对后金鞑子,才能够再次出现,毕竟流寇的战斗力是不可能与后金鞑子比较的。

     战斗没有在三个时辰之内结束,毕竟这是歼灭战。

     东边升起的太阳,已经快要落下,冬日有这样的天气,已经很不错了。

     郑勋睿抬头看看快要落下的太阳,轻轻说出了四个字。

     “残阳如血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