优优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明末传奇 > 第一百八十章 紧急赴京
最快更新明末传奇 !

    内阁的敕书来的很是突然,九月底抵达延绥镇,这个时候,郑勋睿正在和文震亨商议延安府可能面临的诸多问题。

     敕书的内容非常简单,要求郑勋睿三日之内赶赴京城。

     郑勋睿是左佥都御史、延绥巡抚,这样的身份,也算是封疆大吏了,一般来说必须是皇上的圣旨,才有到京城的可能性,可这一次的敕书是内阁发来的,不免让人感觉到奇怪,就在文震亨还在猜测敕书是什么意思的时候,郑勋睿的脸色已经发生了巨变,他想到了恩师徐光启,要求他三日之内赶赴京城,唯一能够解释的理由,就是徐光启的身体出现问题,可能无法支撑了。

     文震亨也想到了这一点,他离开京城的时候,徐光启早就卧床不能够动了。

     文震亨催促郑勋睿马上出发,赶赴京城,毕竟徐光启是郑勋睿的恩师,也是郑勋睿在朝廷之中最为主要的依靠之一,失去了徐光启的庇护,郑勋睿今后的日子怕是要艰难很多的。

     郑勋睿简单安排的巡抚衙门的事宜,特别告诫了刘泽清,必须要注意榆林边镇的一切动静,留下郑锦宏和杨贺两人驻守军营,带着洪欣涛、洪欣贵和洪欣瑜三兄弟,还有十来个亲兵出发,赶赴京城。

     为了节约时间,郑勋睿选择了最近的路线,从延绥镇出发,从府谷的方向进入大同边镇,从大同边镇所辖的广昌进入北直隶的保定府,经过紫荆光所,进入顺天府。

     就算是距离最近,可也有两千二百里地,三天的时间抵达,需要吃很多苦,而且路上不能够有丝毫的耽误,好在这一路还算是安全,没有流寇的侵袭。

     十月初三,申时,郑勋睿终于看见了京城的城墙。

     进入外城之后,他虽然着急,但也知道今日想着去拜见徐光启,可能性不是很大了,内阁的敕书,与皇上的圣旨有着很大的不同,郑勋睿回到京城之后,不需要首先到内阁去,想去办理什么事情,提前办理也没有问题,要是皇上的圣旨,那就不一样了,必须到官驿等候,皇上召见之后,才能够做其他的事情。

     在外城找到一处客栈歇息,三天时间赶路两千两百里地,的确非常的辛苦,好在一路上他没有听到什么坏消息,这说明徐光启至少还活着。

     郑勋睿强迫自己安静下来,如今不是想徐光启去世之后,他应该做些什么事情的问题,需要首先做的是拜见恩师徐光启。

     翌日一大早,郑勋睿和众人赶赴内城。

     京城已经开始热闹起来,各地的乡试已经结束,诸多的举人要赶赴京城参加来年二月的会试了,一些需要适应环境的举人,已经纷纷来到京城,找到客栈居住,他们提前来到京城,可以住宿那些人气很旺的客栈,这些客栈可是出过状元的,能够在这样的地方居住,也让自己能够沾到一些好的运气。

     郑勋睿没有关心这些事情,他急匆匆的朝着徐光启的府邸而去。

     十月初四,辰时,郑勋睿来到了府邸的外面。

     他见过的那个中年人,脸上带着悲戚的神情,正在府邸的外面,看见了郑勋睿之后,连忙迎上来了。

     “老爷说郑大人今日一定回到的,郑大人请随小的来,其余人请进府邸歇息。”

     府邸外面很是冷清,看不见什么人,进入府邸之前,郑勋睿的脸色有些严峻,看样子徐光启病危的消息,早就传来了,这个时候是不会有什么人来拜访的,因为拜访已经失去了意义,徐光启不可能帮助谁了。

     这个时候,郑勋睿已经明白了,内阁的敕书肯定是徐光启要求发出去的,大概是觉得大限将至了,徐光启需要见一见他,有些话也需要说出来,毕竟两人之间的通信是不少的,郑勋睿在信函里面,也提出了自身的一些看法,甚至没有多少的隐晦。

     距离卧房还很远的时候,郑勋睿就闻到了中药的味道。

     来到门口,中年人要郑勋睿稍稍等候,他进去禀报,中年人早就提醒过郑勋睿,老爷这段时间昏迷的次数很多,只有等到老爷醒过来的时候,才能够拜见的。

     郑勋睿面容肃穆,等候在卧房的外面,他期盼自己的运气好。

     中年人很快出来,请郑勋睿进去。

     卧房里面的光线不是很好,但郑勋睿还是一眼就看到了病榻上面的徐光启。

     徐光启的憔悴,让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,花白的头发和胡子,稀稀落落的,整个人瘦的皮包骨了,脸上的颧骨特别的突出,脸上没有一点点的血色。

     郑勋睿轻轻走过去。

    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,徐光启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 徐光启的眼神,让郑勋睿的心里颤抖了一下,这是睿智明亮的眼神,绝非一个行将就木的人的眼神。

     “学生拜见恩师。”

     郑勋睿抱拳稽首,腰部弯成了九十度,对于眼前的这位老人,他是打内心里崇敬和感激的,他在延安府和延绥镇,能够很好的发展,离不开徐光启的支持,文震孟能够出任内阁大臣,一样离不开徐光启的举荐,就连文震亨出任延安府知府,也是徐光启操办的。

     虚徐光启不仅仅是他的恩师,更是他的靠山和最强有力的支持。

     徐光启微微点头,没有开口说话,中年人看见这样的情形,轻轻走出去,带上了卧房的门,留下了徐光启和郑勋睿两人在卧房。

     “恩师一定要保证身体啊。”

     “清扬,老夫的身体,自己知道,也就是这几日了,能够见到你,老夫很是欣慰,老夫体力不济,说话的时候,你不要插嘴。”

     郑勋睿连忙上前,走到床沿边坐下,用刚刚搓的发热的手,靠了靠徐光启的额头。

     额头是冰凉的,这让郑勋睿的心开始下沉。

     “人总是要死的,老夫七十二岁,已经是高寿,不能够过于贪心了。”

     仅仅说了几句话,徐光启就要闭上眼睛休息一下,郑勋睿不敢开口,看着徐光启,尽量不让自己有什么多余的动作,免得惊扰了徐光启。

     “清扬,你的每一封信,老夫都仔细看过,老夫非常欣慰,当年举荐你到延安府,是老生最得意的事情,老夫做的很多事情,都失败了,唯有这件事情做的最好。”

     “你斩杀了高迎祥,朝中曾经有人举荐,让你回到京城,或者是到辽东去,老夫没有同意,劝阻了皇上,你不要埋怨老夫,拔苗助长的事情,老夫不能够做。”

     “你对朝局的认识,包括对东林党的不满,老夫都仔细思索过了,尽管你说的很多都是对的,可老夫还是要劝诫,这些话千万不要说出来,否则你无法承当后果。”

     “朝中不是风平浪静,这一点你很清楚,一旦你提出对东林党的看法,会有人利用你,打击东林党,会有人怨恨你,认为你是最大的对手,夹在中间,你就无法做事情了。”

     “老夫的学生孙元化,去岁被斩首弃市了,老夫非常的心疼,如今想来,孙元化被斩首弃市,老夫是有责任的,只是注重火器的配备,没有注重军纪的整肃,导致了巨大的悲剧,登州莱州的火器火炮尽失,全部归于后金鞑子,这是老夫的责任啊。”

     “你在肤施县和延绥镇组建起来的郑家军,注重军纪,这是最为正确的选择,武器落后不可怕,若是没有严厉的军规,到头来伤害的是自身。”

     “火器还是很重要的,老夫觉得你的考虑是正确的,老夫能够给你推荐的人选,依旧是汤若望,此人精通火炮和火器,老夫已经和他说过,接下来就需要你想办法了。”

     “朝廷早就进入到多事之秋,若是没有力挽狂澜的人才,无法振兴,老夫是看好你的,你就是我大明能够力挽狂澜的人才,可惜老夫没有时间了,要不然一定会让你受到足够的磨砺,回到朝中主持大局的。”

     “老夫走后,你不要过多的依附于任何人,你只要效忠皇上就好了,依附于其他的任何人,对你都是不利的,你要记住,皇上能够明白一切,更能够看清楚一切。”

     “老夫对你寄予厚望,此次让你回来,是老夫的主意,你见到老夫之后,尽快回到延绥镇,不要在京城做过多的停留,否则你会遭遇到很多难以应对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 徐光启说到这里的时候,额头上已经出现了密密麻麻的汗滴,郑勋睿用旁边的手帕,小心的擦去额头上的汗滴。

     徐光启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 郑勋睿知道,徐光启的话都说完了。

     他站起身来,对着徐光启恭恭敬敬的抱拳稽首行礼。

     “恩师的话语,学生全部记住了,学生一定洁身自好,报效朝廷。”

     徐光启的眼睛微微动了一下,但是没有睁开,他岂能听不出其中的意思,郑勋睿没有说到效忠皇上的话语,不过他已经管不到那么多了。

     郑勋睿离开之后,中年人进入了卧房。

     徐光启示意了枕头下面。

     “徐望华,你在我的身边接近二十年的时间了,我走了之后,你不要留在徐府了,直接到延绥镇去,找到郑勋睿,他一定会很好安排的,你的才华也能够展现出来,这里有两封信,一封是给皇上的,你今日找到内阁的温大人,请他呈奏给皇上,一封是给郑勋睿的,你带在身上,到延绥镇的时候,交给郑勋睿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