优优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明末传奇 > 第九百三十二章 皇太极的能力
最快更新明末传奇 !

    大政殿。

     大清国的亲王、郡王、贝勒、贝子和部分的满人权贵,以及朝中六部的汉人尚书等等,齐聚这里,这一次是皇太极特意召集的诸多满人权贵,以及朝中汉人高层,专门到大政殿前来议事。

     明白此次议事奥妙的人是很少的,郑亲王济尔哈朗最清楚,这段时间他几乎都与皇太极在一起,甚至苦口婆心劝过,礼亲王代善与睿亲王多尔衮也是清楚的,但他们不敢随便开口,因为他们已经察觉到皇太极表现出来的愤怒,这个时候若是触怒了皇太极,下场肯定是凄惨的,此外明白的就是范文程等人了,毕竟最近一段时间,范文程的日子是非常不好过的。

     大政殿里面站满了人,皇太极暂时尚未来到大政殿。

     既然皇太极没有来,大政殿里面的众人就可以开口议论。

     能够来到大政殿的满人权贵都是不一般的,这也导致诸多的满人权贵进入到大政殿之后,议论就没有停歇过。

     进入大政殿的汉人,全部都在左侧的角落里面,尽管他们已经避开的很远了,可诸多的满人权贵,看向他们的眼神,以及说话的语气,都还是很不好的,若不是在大政殿,这些汉人恐怕早就遭遇到直接的攻击或者是辱骂了。

     大清国有一个很奇怪的景象,每一次八旗军遭遇到失败,特别是与大明朝廷军队交战的失败,沈阳等地的汉人就要吃亏,不管是满人权贵还是满人,认为这与大清国的汉人是有着一定关系的,他们的愤怒可以直接发泄到汉人的身上,至于说这样的怀疑和愤怒是不是符合逻辑。诸多的满人权贵和满人是不会去思考的。

     范文程站在汉人的最前面,从进入到大政殿开始,他一直都低着头。没有开口说一句话,也没有抬头看任何人。且站在那里一动不动,仿佛就是一座泥塑。其余的汉人也好不到哪里去,全部都是低着头,没有人开口说话,亦没有人敢于开口说话。

     满人权贵则是站在大政殿的中间,虽说议论的声音不是很大,却显得很是自得,可能在他们的感觉之中。这里本来就是他们的地盘,那些汉人不过是依附他们才能够有饭吃,他们肆无忌惮的议论和对付这些汉人,都是理所当然的。

     满人权贵之中,硕托和阿达礼的表现很是突出,他们身边围着不少人,两人都是抬着头在说话,期间还用不屑的眼光看着角落的汉人。

     也有不一样的情况,那就是礼亲王代善、郑亲王济尔哈朗、睿亲王多尔衮和肃亲王豪格,他们都没有开口说话。尽管他们站在最前面,从进入到大政殿开始,也有满人权贵上来搭话。可看见他们不爱搭理的神情,就知趣的离开了。

     硕托是代善的儿子,阿达礼是代善的孙子,按说硕托和阿达礼在大政殿议论诸多的事情,代善是应该过问的,有些说的不合适的话语,代善应该是出面制止的,让两人懂得在大政殿的规矩,可代善脸上根本没有表情。甚至没有看硕托和阿达礼一眼。

     诸多的满人权贵已经知道,硕托和阿达礼对于代善前往辽东。与大明朝廷议和的事情是非常有意见的,特别是代善亲自率领驻扎在广宁和西平堡等地的满八旗撤离辽西。丢了大清国的脸,更是咬牙切齿,几乎是公开与代善划清关系了。

     在大政殿,代善没有理睬硕托和阿达礼,而硕托和阿达礼两人,也是没有主动给代善请安,进入大政殿之后,两人仅仅是看了一眼代善,之后就没有任何的表示了。

     和代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相比较,多尔衮和多铎还是有一些不同的,两人的脸上偶尔会出现一丝的笑容,他们偶尔看向硕托和阿达礼的时候,神情很是奇怪,好像是冷笑,又好像是欣赏,济尔哈朗看向硕托和阿达礼的神情,就是忧郁和担忧,豪格则是不一样,他几乎就没有看硕托和阿达礼两人。

     多铎本来是准备与阿达礼和硕托搭话的,不过被多尔衮的眼神制止,倒是阿济格,没有太多的估计,有些时候还是与硕托和阿达礼说话。

     大政殿的这一幕,从一个侧面表现出来满人权贵和汉人之间的关系,更是从骨子里面表露出来满人权贵的自得与傲慢,当然熟知这里面情况的人,也能够看出满人权贵之间的博弈,譬如说代善、济尔哈朗、多尔衮与多铎,还有豪格,这些大清国最顶尖的存在,并非是一条心,大清国这五大亲王,掌控了大部分吃的满八旗,可谓是大清国的半壁江山。

     因为手中有着不一般的权力,五大亲王不可能亲密无间,因为想法的不一样,存在矛盾也很正常,更是因为皇太极对于众人的控制,更是人为导致五大亲王之间存在矛盾。

     皇太极进入到大政殿的时候,脸上的神情冷若冰霜。

     大政殿里面迅速的安静下来,众人很少看见皇太极有如此的表情。

     皇太极看着诸多的满人权贵,好一会没有开口说话,大殿里面的气氛显得压抑,绝大部分的满人权贵都低下头去了,不过硕托、阿达礼和阿济格等人还是抬着头,脸上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。

     皇太极忽然笑了,甚至传出来笑声,可这声音里面,没有丝毫喜悦的成分。

     终于,皇太极开口了。

     “阿达礼,硕托,朕听闻你们对礼亲王议论颇多,认为我大清国与大明朝廷的议和,乃是出卖祖宗的事情,可有此事。”

     皇太极开口就说到议和的事情,硕托的脖子拧了一下,*的开口了。

     “皇上,臣以为议和的事情,确实不妥,八旗军占领广宁和西平堡等地多年,已经有了牢固的基础,凭借广宁城池的坚固,抗击大明军队是没有问题的,皇上一定是受到了汉人的蛊惑,做出与大明朝廷议和的决定,臣认为要严惩这些蛊惑人心的汉人。。。”

     没有人知道硕托为何如此的大胆,要知道一直都陪伴在皇太极身边的,并非是范文程,还有济尔哈朗等人,硕托虽然含沙射影的抨击了范文程,且明确提出来惩戒范文程,可也将济尔哈朗等人带进去了。

     皇太极的眼神瞬间变得犀利,甚至透露出来恶毒。

     “哦,朕想不到你居然是如此的关心大清国之未来,那好,朕就来说说你对大清国的诸多贡献。。。”

     皇太极不慌不忙的拿起了御案上面的奏折,亲自念着硕托所做的事情,这里面包括硕托贪墨银两、擅议朝政、诬陷他人、随意惩戒下人等等的事情,在满人权贵中间,硕托本就没有什么能力,也一直都没有受到重用,至于说硕托所做的这些事情,其他的满人权贵或多或少也是存在的,可惜朝廷一旦准备对某人算账了,这些都是明确的罪证了。

     硕托最大的问题还是诬陷代善一事,要知道代善是硕托的父亲,儿子诬陷父亲,这样的事情大清国也是无法容忍的。

     硕托张着嘴,已经感觉到事情不对了,他自身做出来的那些事情,根本就无法争辩。

     站在他身边的阿达礼,头也低下了。

     皇太极将目光转向了阿达礼,同样缓缓开口询问了。

     阿达礼这个时候变得聪明了,低着头没有开口说话。

     奇怪的是,皇太极没有直接询问阿济格,其实在诬陷代善的事情之中,多铎和阿济格才算是真正的主谋。

     。。。

     “硕托和阿达礼,身为皇室宗亲,不慈不孝,作恶多端,扰乱我大清国之稳定,值此非常时刻,朕不得不痛下决心,削去两人所有爵位,交由宗人府处置。。。”

     硕托和阿达礼迅速被皇宫护卫带走。

     所谓交由宗人府处置,是对皇上宗亲或者满人权贵最为严厉的处罚了,一般情况之下,皇太极直接宣布处置结果就可以了,或者是罚俸,或者是削去爵位等等,若是在大政殿上面将人交给宗人府,那就是真正准备严惩。

     宗人府处置皇室宗亲的办法有三个,第一个是圈禁,第二个是流放,第三个是斩杀。

     大政殿里面已经是死一般的寂静。

     硕托和阿达礼被带走之后,皇太极看着众人,说话的语气稍微缓和了一些。

     “阿达礼和硕托所做的事情,你们中间某些人也是参与其中的,不要以为朕害怕处置,朕不过是给你们机会,让你们反省,若是日后有人还敢于随便议论,扰乱我大清国之稳定局势,朕绝不会轻饶。。。”

     走出大政殿,多尔衮、多铎和阿济格是走在一起的,多尔衮的神色很不好。

     一直到离开了皇宫,多尔衮才对多铎和阿济格开口说话。

     “十二哥,十五弟,以前发生了什么事情,暂时都过去了,不过我希望你们今后一定要注意了,皇上已经发怒了,这一次皇上深谋远虑,考虑到大清国处于特殊的时期,不愿意引发大的波澜,没有牵涉到你们,若是你们不知道收敛,下一次出事情了,我也没有办法。”

     一向争强好胜的阿济格,这次也没有说话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