优优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明末传奇 > 第九百二十二章 故伎重演
最快更新明末传奇 !

    阿巴泰是大清国第一个阵亡在郑家军麾下的郡王,其余阵亡的还有汗八旗正黄旗旗主祖泽润、镶黄旗旗主刘之源、正白旗旗主石廷柱、镶白旗旗主巴彦以及正红旗旗主吴守进,还有就是怀顺王耿仲明,更加让人恐怖的是,驻守辽东的阿巴泰率领的十五万八旗军,被斩杀达到了十二万人,包括广宁、义州等地驻守的八旗军,已经不足三万人。

     这对于皇太极来说,是难以承受的打击。

     皇太极嗅到了一股危险的味道,这是来自于大清国的味道。

     崇祯九年成立的大清国,迄今整整十年的时间了,最初成立时候的大清国,如日中天,可随着郑家军的崛起,大清国就走上一条坎坷磨难的道路,首先是辽南逐渐的失去控制,接着是入关作战的八旗军几次遭遇郑家军的打击,损失惨重,而如今已经成为大明朝廷唯一军队的郑家军,开始进攻辽东,不到一个月的时间,八旗军损失十二万余人。

     不用多想,郑家军下一步的行动都是明确的,那就是要进攻辽河,一旦辽河被郑家军掌控,那么沈阳和辽阳等地就处于巨大的危险之中了。

     五十三岁的皇太极,感觉到自己真的是老了,这种凄凉的感觉,在辽东战报传来之后,愈发的浓烈,他没有第一时间召集满人权贵议事,这个时候商议有多大的作用,这些满人权贵,想到的就是拼命和厮杀,从来没有为大清国的未来想过。

     此时此刻,皇太极想到的是范文程。

     范文程赶赴大政殿的时候,内心同样是悲凉的。

     范文程与洪承畴之间的关系不错,尽管两人相处的时间不是很长。

     洪承畴的确有学识。整体气质表现也不错,算是汉人之中较为突出的人才了,在大清国。这样的汉人是非常少见的。

     范文程作为大清国的第一汉人,深受皇太极的器重。可惜的是,其他的满人权贵,对他范文程就不是那么客气了,夫人都差点被豫亲王多铎抢去了,也正是因为心中憋屈,故而范文程能够与洪承畴很好的相处。

     其实洪承畴刚刚归顺大清国的时候,范文程是很担心的,害怕洪承畴抢去了他的风光。不过范文程很快发现这样的情况不可能出现,皇太极根本不相信洪承畴,说起来也是皇太极高瞻远瞩,之所以力劝洪承畴归顺,不过是想着打击大明朝廷,绝无重用洪承畴的意思。

     同病相怜的情况之下,范文程迅速与洪承畴走进了,随之他发现,洪承畴的确有能力。

     可惜这一次,洪承畴永远的留在了辽东的宁远。

     范文程不可能不想到自身。八旗军在辽东惨败,损失达到了十二万人,这是大清国成立以来。甚至是后金开始崛起以来最为惨重的失败了,接下来还会有什么样的失败,谁又能够预料到,郑家军的强悍,怕是八旗军不能够阻挡的。

     皇太极召见的目的,范文程很清楚,就是要在如此危机的时刻,为大清国找到喘息的机会,可这个任务太难了。郑勋睿可不是朱由检。

     硬着头皮进入到大政殿的时候,范文程第一次感觉到无力和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 皇太极的脸色很不好。白中带着青色,可见也是被辽东的战报给打懵了。

     拜见皇太极之后。范文程低头站在下面,没有主动开口说话。

     “文程,朕找你来,是为了辽东的事宜,朕痛惜辽东的十二万八旗军,更是痛惜没有听进洪承畴的话语,想不到郑勋睿的胃口如此之大,朕不知道这个郑勋睿是什么样的人,我大清国的满人骁勇善战,从未惧怕过任何的困难,为什么遇见这个郑勋睿,就毫无办法了,朕不相信,朕要亲自会会这个郑勋睿,看看他究竟是如何的厉害。。。”

     皇太极有些失控,脸上露出一丝的红晕,说话也开始激动起来。

     范文程的身体微微发抖,他从未见过皇太极出现如此的神情,以前不知道遇见多少的困难和压力,皇太极始终都是镇定的,从未失态。

     或许是感受到自身的失态,皇太极闭上了眼睛,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 大政殿陷入到寂静之中。

     范文程终于艰难的开口了。

     “皇上一定要保重龙体,大清国不能够没有皇上的支撑。。。”

     “不要说这些了,朕感觉到老了,无能为力了,朕记得那个郑勋睿,是万历四十三出生的,迄今也不过三十岁的年纪,如此的年轻,为何有着撼天之能力,朕曾经藐视天下的英雄,可是面对这个郑勋睿的时候,真的是不敢自大了。。。”

     这一次,范文程没有开口,他清楚皇太极的脾气,在皇太极身边这么多年了,他也知道皇太极此刻说的是内心的话语,自己还是不要开口贬低郑勋睿,再说这个郑勋睿的确是厉害。

     皇太极发完了感慨之后,很快进入到了正题。

     “文程,郑勋睿亲率大军征伐,目的就是想着灭掉我大清国,辽东之战,朕已经感觉到巨大的危险,如今的八旗军,总兵力不过二十万人,其中的满八旗和蒙八旗不足十二万人,尽管从兵力上面来说,包括从战斗力方面来说,八旗军依旧是最为骁勇的,可朕就是没有了以往的自信,你说说,如今的情形之下,朕该如何的应对,我大清国该如何应对。”

     范文程内心有些发苦,如此重大的问题,他真的是不敢轻易开口的,就算是皇太极召集满人权贵商议,他也绝不会无话找话说,可他没有想到的是,皇太极居然没有召集满人权贵商议,而是单独找到他了。

     范文程为自身感觉到可悲,也为皇太极感觉到悲凉。

     皇太极的确是一代枭雄,可惜就是身边的谋臣太少了,那些满人权贵,上战场厮杀的确是不错的,可是在权谋方面,还是有着不小的差距,皇太极尽管有着异常杰出的能力,但一个人也是想不到那么多的。

     他范文程的学识不高,放在大明朝廷,根本不算什么,不要说见到皇上,就算是见到巡抚大人或者知府大人就很不错了,可就是他这样一个学识不高的汉人,居然成为了皇太极的第一谋臣,这不能不说是极大的讽刺。

     沉默了好一会,范文程开口了。

     “皇上,奴才斗胆了。”

     “想到什么就说,朕赦你无罪,朕和你单独商议,就是因为这个原因,那些满人权贵,在战场上厮杀是不错的,可说到权谋方面的事宜,朕真的难以依靠他们。”

     范文程擦去了额头上的冷汗,咬着牙开口了。

     “奴才以为,为今之计,还是找到大明朝廷议和。”

     皇太极微微摇头,脸上露出了苦笑的神情。

     “这一点朕早就想过了,排开满人权贵不说,那个郑勋睿,会给我大清国机会吗,再说如此情况之下的议和,郑勋睿就算是答应了,提出来的条件若是过于的苛刻了,朕能够接受吗,大清国能够接受吗。”

     范文程很是无奈,可他还是要坚持自身的意见。

     “奴才以为,通过议和的方式争取一些时间,是最好的办法,皇上说的不错,此番的议和与以前完全不一样了,郑勋睿和大明朝廷恐怕会提出来诸多苛刻的条件,可只要他们同意议和,一切就好说。”

     一声轻轻的叹息传来,皇太极的声音也传来了。

     “文程,你这是权宜之计,朕要是处在郑勋睿的位置上面,肯定是不会答应的,不过如今,也只有这个权宜之计了,朕再问你,派遣谁担任使者前去议和。”

     这一次范文程倒是没有犹豫。

     “奴才以为礼亲王殿下可以承担此重任。”

     代善进入到大政殿的时候,脸上的神情同样不好看,这段时间以来,不少的满人权贵到他的府邸去发牢骚,痛斥八旗军在辽东的惨败,就连多尔衮和多铎等人,也是颇有微辞,这让代善很是郁闷。

     作为当年的四大贝勒之一,代善领教过皇太极的手段,也深知皇太极是有着雄才大略的,诸多满人权贵的抱怨,皇太极不可能不知道,之所以隐忍未发,是因为如今正是关键时刻,大清国的满人需要高度的团结,不能够出现内讧,否则大清国真的没有希望,满人也不可能有什么未来了。

     故而代善在诸多满人权贵抱怨的时候,说了一些制止的话语。

     接到圣旨,代善丝毫没有耽误,立即前往大政殿。

     代善已经六十二岁了,在满人之中来说,这个年纪算是高寿,不知道有多少的满人,年纪轻轻就命丧战场,更多的满人因为身处恶劣的环境之中,英年早逝,要不是父皇努尔哈赤的拼杀,以及皇太极的继承,让大清国定都沈阳,让诸多满人权贵的生活逐渐安定下来,恐怕他代善也活不到这个年纪。

     年纪大了,最想的就是稳定。

     进入大政殿仅仅半个时辰,代善就离开了,进入大政殿的时候,代善脸上的神情是平和的,可是离开大政殿的时候,代善脸色是铁青的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