优优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明末传奇 > 第六百六十三章 余音绕梁
最快更新明末传奇 !

    王铎怒气冲冲的来到了兵部,他实在是忍不住了。

     郑勋睿出任南京兵部尚书之后,一段时间也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情,至于说洪门以及洪门钱庄,你可以说他们的背后是郑勋睿,可人家毕竟不是官府机构,王铎也是无可奈何,东林党几次三番与郑勋睿较量,都没有能够获取到胜利,王铎也是非常谨慎的,郑勋睿的实力他已经领教,只求郑勋睿不要在南京大张旗鼓,一切都维持吧。

     谁料到三月十五出现巨变,郑勋睿突然对东林书院、复社和应社动手了,而且是不留任何的余地,颇有赶尽杀绝的气势,身为东林党人,王铎的愤怒可想而知,他想着阻止的时候,已经没有任何的机会和余地,后来发生的情况,更是令王铎惊惧,不少东林学子纷纷表示与东林党撇清关系,甚至一些东林党人的骨干,也站出来反水,彻底撇清关系,且不少人还揭露出来东林书院、复社和应社那些有违朝廷的举措。

     南京等地的风向也发生了重大的变化,东林书院、复社和应社遭遇到围剿,没有谁站出来说话,以前与东林党人关系亲密的商贾和士大夫,全部都做了缩头乌龟,至于说那些本就是东林党人骨干的商贾和士大夫,悉数被抓起来,准备押送到京城去,这些商贾和士大夫发现情况不对,纷纷表态遭受到蒙蔽,情愿拿出来银子赎人,这才免遭押送到京城。

     所有表示与东林书院、复社和应社撇清关系的读书人、商贾和士大夫,都写下了保证书,表示遭受到了东林党人的欺骗。

     这让王铎陷入到恐惧之中,尽管说郑勋睿暂时没有动他,可那也是迟早的事情。郑勋睿做事情的手段,让王铎彻底明白了,东林党人不是郑勋睿的对手。

     就在东林党人、复社和应社的骨干快要被押解到京城去的时候。王铎忍不住了,他要找到郑勋睿抗争。不管是不是有效果,至少他需要表明自身的态度。

     会客室,满脸通红的王铎冷冷的开口了。

     “郑大人,本官也是东林党人,大人是不是将本官也押解到京城去。”

     王铎的行踪,郑勋睿当然知道,以前的刘宗周,如今的王铎。在南直隶都是东林党人的依靠,发生这么大的事情,王铎没有丝毫的表现,那才算是奇怪了。

     郑勋睿看了看王铎,没有开口,目光转向了里间房屋的门。

     孙承宗和黄道周两人从里屋走出来了。

     看见孙承宗和黄道周两人,王铎的身体颤抖,面容苍白。

     孙承宗和黄道周两人,在东林党人之中的影响是不一般的,可以说两人是威望最高的。他们居然出现在兵部,居然成为了郑勋睿的客人,这一切说明了什么。

     “孙老先生。黄老先生,你们怎么会在这里,这、这是怎么了。”

     “王大人,黄兄和老夫来到南京好些时间了,南京乃至于南直隶发生的一切事情,老夫都是知晓的,老夫相信你也应该知道其中的端倪。”

     “这、这,我真的不知道什么。”

     “张溥和龚鼎孳到南京来,你能够说不知道吗。”

     王铎的身体再次微微颤抖。这件事情他不可能说不知道,都是东林党人。张溥和龚鼎孳到南京来,身为户部尚书的他怎么可能不知道。

     “看样子王大人是知道了。那想必也知道张溥和龚鼎孳之流准备做什么事情吧,也知道钱谦益做出的是什么决定吧,老夫宁愿王大人什么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 王铎低下头,他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些事情,只不过他不赞成这样做,他的态度和黄道周是一样的,而且因为在南京没有采取任何的行动,也受到了上面的责难,遭遇和甘学阔是差不多的,不过这样的事情,王铎怎么好意思说出口。

     孙承宗顿了顿地,狠狠的开口了。

     “老夫活了这么多年,什么事情没有见过,想想当初的东林六君子,杨琏,左光斗,周朝瑞,袁化忠,魏大忠,顾大章,他们面对魏忠贤的淫威,宁死不屈,那个时候的东林党人,铁骨铮铮,一心为了大明之天下,宁愿丢掉性命,也要维护正义,再看看如今的东林党人,都做了一些什么事情,党同伐异,尔虞我诈,眼睛里面看到的就是利益,就是黄金白银,什么礼义廉耻,早就丢到一边去了。。。”

     孙承宗说的有些激动,一口气没有接上来,脸色瞬间憋的通红。

     郑勋睿连忙走上前去,轻轻拍了拍孙承宗的后背。

     孙承宗看着郑勋睿,微微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 “老了不中用了,总归是要让给年轻人的。”

     黄道周已经低下头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,王铎的脸上没有了血色。

     “自己不争气,能够怪人家吗,不想着从自身开始改进,却一味想着去对付别人,还希望郑大人不动手吗,老夫真的不明白,你们这都是做的一些什么混账事情啊,老夫知道来日不多,有生之年看见这样的情形,痛心疾首啊,东林党堕落到了如此的地步,还要它干什么。”

     屋子里瞬间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 过了好一会,脸色苍白的王铎终于开口了。

     “郑大人,本官无话可说,发生这些事情,本官有责任,明日本官会想朝廷提出辞呈,本官想着回到家乡去了,这官不做也罢了。”

     郑勋睿微微摇头,但没有开口说话。

     孙承宗和黄道周两人被扶出去歇息了,毕竟年纪大了,这些日子看到的和听到的事情太多,一时间难以承受,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在歇息和调养。

     “王大人,你曾经是我的恩师,那个时候你我之间是没有任何隔阂的,应该说迄今为止,我们之间没有私人恩怨,你为了东林党,不愿意继续在南直隶做官,这一点我不能够勉强,但有些话我需要说出来。”

     “如今的情形之下,你执意辞去南京户部尚书的职位,且不说皇上和朝廷是不是准许,造成的影响你必须要深思,你要想想皇上和内阁会如何看你的辞呈。”

     “有些话不能够说的太深了,其实大家都明白其中的意思,这世上没有谁是傻瓜,趋利避害是人之本能,但也要看这样的选择是不是符合道义,是不是不违背良知。”

     说到这里,郑勋睿微微有些激动了。

     “大明王朝好比是一艘巨轮,已经是千疮百孔,眼看着就要沉没了,有识之士想方设法的修补这艘巨轮,让其不要沉没,可惜那掌舵之人,尚不明白遭遇的危险,将怒气发泄到修补巨轮之人身上,这样的做法,岂不是让巨轮更快的沉没。”

     “后金鞑子虎视眈眈,皇太极在沈阳称帝,已经表明了决心,其所作所为无不是想着推翻我大明王朝,入主中原,北方灾荒连连,老百姓没有了活路,逼迫着起来造反,内外交困之情形之下,看看南方的士大夫和商贾做了一些什么事情。”

     “北方遭遇灾荒,南方的商贾见死不救,反而屯聚居奇,肆意的抬高粮价,斗米卖到了四钱到五钱银子,不要说老百姓,就是一些家境殷实的富户也买不起,老百姓已经没有了活路,可朝中某些人居然建议征收历年拖欠的农业赋税,朝廷想着征收商贸赋税,某些人却高举不能够与民争利的大旗,他们究竟想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 “王大人,这些事情是谁做出来的,你我心里有数,任由这样的情形持续下去,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,你我也是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 “一个政党,亦或是一个社团,一旦他们被利益蒙蔽了眼睛,陷入到争权夺利、党同伐异的漩涡之中,那它就必定走向腐朽和没落,它们就没有了任何的前途,当它们举着忠义的大旗的时候,王朝的悲剧就要出现了,老百姓也必将陷入到水深火热之中。”

     。。。

     郑勋睿的这些话,让王铎低下头,什么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 郑勋睿的意思,他当然清楚,想想这些年以来,东林党人屡屡在朝廷发难,总是想着置郑勋睿于死地,郑勋睿都是被动的回击,没有采取过激的手段,可每个人的忍耐都是有限度的,做的过分了,就不要怪人家无情的反击。

     当然这背后,还有深层次的原因,不用说出来。

     沉默了好长的时间,王铎再次开口了。

     “郑大人的话语,我明白了,辞官之事,我仔细考虑,郑大人能够稳住南京以及南直隶的局势,我是佩服的,不过郑大人清理东林书院、复社和应社的事情,我无法苟同,既然局面如此,我以身体不适的缘由,恳求歇息一段时间,我自会向朝廷写去奏折,禀明身体原因,朝廷如何的决断,那是朝廷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 王铎离开之后,郑勋睿的脸上露出了笑容。

     王铎毕竟不同于张溥等人,尚未被权势彻底迷住眼睛,心中还是有良知的,对付这样的人,最好是以理服人,以情动人,孙承宗和黄道周的出现,本就击垮了王铎的心理防线,刚刚自身的一番话语,点到了王铎的痛处,此刻的王铎,已经陷入到迷茫和无助的状态之中。(未完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