优优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明末传奇 > 第五百九十二章 秦良玉的搅局
最快更新明末传奇 !

    徐望华代表郑勋睿,分别与马士英和粟建成两人交谈,两人的表态尽管很是坚决,但徐望华从中看出了含糊的意思,粟建成的态度表现稍微好一些,马士英则明显看得出来犹豫。

     这样的情形让徐望华很是担心,他非常清楚,在不造反的前提之下,郑勋睿面对皇上和朝廷,几乎是没有什么优势的,也就是说皇上下定决心想要瓦解郑勋睿身边的官吏,是很容易做到的事情,除非是发生了什么重大的变故,当然让徐望华放心的是,郑家军是绝不会动摇的,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,郑家军都是坚定的跟随郑勋睿的。

     只要手里握有郑家军,郑勋睿就完全能够立于不败之地。

     秦王朱存枢的信函很快来到了淮安,让徐望华吃惊的是,朱存枢居然表现出来了对郑勋睿的支持,而没有选择忠心皇上,这让徐望华百思不得其解,因为朱存枢毕竟是皇室的子弟,不管从哪个方面来说,都应该是选择效忠大明皇室的,就算是朱存枢对皇上没有好感,但至少需要维护朱家的江山。

     郑勋睿对朱存枢的态度,倒是表现出来了理解,尽管朱存枢是大明的王爷,是皇室的子弟,可是自打出生的时候就被当作贼一样防着,每天唯一能够做的事情就是吃吃喝喝,玩女人和赌博等等,其余的任何事情都不能够做,否则不仅仅是丢掉头上的帽子,还有可能遭遇到不一般的惩戒,作为有心机的男人,无人能够承受。

     朱存枢的态度,让郑勋睿看到了很大的希望,其实天下的读书人。骨头没有那么硬,想想大清国入关的时候,那么多的读书人背叛了大明王朝。成为了大清国的奴才,而利益攸关的皇室。这个时候态度倒是要坚定一些,应该是不遗余力支持皇上的,偏偏朱存枢是这样的态度,那就说明皇室的子弟,也不完全支持皇上了。

     马士英的态度,倒是在郑勋睿的预料之中,包括史可法等人,他们是进士。也就是众多读书人之中的精英,想法肯定复杂很多的。

     郑勋睿期待的是文震亨的态度,希望文震亨能够认清形势,做出正确的判断,郑勋睿倒不是要求文震亨现如今就表现出来造反的姿态,而是希望文震亨能够拒绝到京城去,拒绝出任礼部左侍郎。

     秦良玉忽然到淮安来了。

     白杆兵遭遇到后金鞑子的伏击、几乎全军覆没,秦良玉遭遇到致命的打击,而且还被后金鞑子生擒,这是难以忍受的耻辱。以至于被交换回来之后,大病一场,要不是有皇上的安慰。恐怕就支撑不过来了,这期间,马祥麟一直都在京城陪着秦良玉,悉心的照料。

     秦良玉的身体逐渐恢复了,这个时候,皇上专门召见了秦良玉。

     马祥麟在秦良玉身体恢复之后,准备前往淮安去,毕竟他还是郑家军的参将,需要回到淮安去。想不到这个时候,秦良玉也提出来要求。跟随一同到淮安去,要去见见郑勋睿。

     马祥麟倒是没有觉得奇怪。当初母亲秦良玉就想着要见一见郑勋睿大人的。

     二月底的时候,大运河已经解冻了,母子乘船前往淮安。

     马祥麟已经提前给郑勋睿写信了,告知他和母亲秦良玉一同到淮安来,信函里面,马祥麟主要说到的是母亲秦良玉此番是来感谢郑勋睿大人的。

     秦良玉和马祥麟抵达淮安码头,迅速被接到了总督府。

     郑勋睿在厢房等候秦良玉。

     见到秦良玉的那一刻,郑勋睿心头一震,原来飒爽英姿的秦良玉不见了,代之的是一位身心疲惫的老婆婆,秦良玉的头发全部都白了,脸上也出现了不少的皱纹,看样子一场大病,已经抽走了秦良玉太多的精力。

     不过秦良玉的眼神还是充满锐气,这大概是多年积累下来的斗志,不管遭遇到什么样的情况,都是能够保留下来的。

     简单寒暄之后,秦良玉忽然要求马祥麟等人都离开,说是有事情和郑勋睿大人单独商谈。

     马祥麟带着一肚子的疑惑离开了厢房,一同走出厢房的徐望华,脸上不满了阴云,他已经猜到了秦良玉到淮安来的真正目的。

     郑勋睿也猜到了秦良玉到淮安来的真正目的,暗线早就送来了情报,秦良玉离开京城之前,被皇上单独召见,皇上对秦良玉的身体已经表现过关心,在秦良玉准备离开京城的时候召见,绝非是为了再次的安慰和问候。

     说的不客气一些,秦良玉还没有那样的资格。

     厢房仅仅剩下了秦良玉和郑勋睿两人。

     从年纪上面来说,秦良玉已经是六十多岁的人了,完全是郑勋睿的长辈,不过从官阶上面来说,正一品的武将秦良玉,见到了郑勋睿,还是要行礼的。

     秦良玉站起身来,抱拳给郑勋睿行礼。

     郑勋睿也连忙站起身来,给秦良玉还礼。

     “郑大人,老身年纪大了,这想法就多了一些,有些话老身想来想去,还是要说出来,还请郑大人能够听得进去。”

     郑勋睿面带微笑点点头。

     “老身原来不过是普通人,得到了皇上的嘉奖,有了如今的地位,老身心存感激,誓死效忠皇上,只不过老身有心无力,此番增援北直隶,遭遇到惨败,自身也被后金鞑子擒获,一身英名毁于一旦,若不是大人出手相助,老身这把老骨头就葬送了。”

     “胜败乃兵家常事,秦老将军不必如此挂怀。”

     “老身已经一把年纪,活够了,不过郑大人还年轻啊,故而老身不得不多嘴几句,郑家军骁勇,这是事实,郑家军也是大人一手创建出来的,这些年来剿灭流寇、抵御后金鞑子,彪悍勇猛,令人称赞,这也是满朝都知道的事情,不过身为大明的臣子,这些都是应尽的本分,若是籍此邀功,对其他一切都不在乎了,老身认为是不妥的。。。”

     郑勋睿的脸上依旧带着微笑,但内心有些别扭。

     秦良玉的忠心,郑勋睿非常清楚,被册封为一品诰命夫人、太保、镇东将军以及四川总兵,皇上可谓是给与了秦良玉所有能够给与的赏赐,秦良玉本身的文化水平不是很高,能够得到皇上如此的赏赐,可谓是天高地厚的恩典,如此情况之下为皇上拼死效命,也在情理之中,不过这是你秦良玉的事情,到淮安来说这一套就没有意思了。

     看见郑勋睿的脸上一直带着笑容,秦良玉的心稍稍平稳了一些,其实她对朝廷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,全然都是不知道的,她一直都在四川,对外界的事情更是不清楚,突然之间知晓郑勋睿有些居功自傲的事宜,南面感觉到吃惊。

     此番到淮安来,秦良玉是主动申请的,她认为自己和郑勋睿之间的关系不错,从关心的角度出发,说说这些事情,也是完全可以的。

     秦良玉说完之后,郑勋睿沉吟了好一会,面对秦良玉这样的老人,他不得不仔细考虑应该怎么说,至少让秦良玉站在中立的立场,不要去搀和朝廷里面的争斗。

     “秦将军一片苦心,我心领了,秦将军身体尚未完全恢复,还是要回到家乡去好好的保养身体,我一直都认为,只要秦将军没有倒下,白杆兵依旧骁勇。”

     秦良玉愣了一下,她说出来了这么多,郑勋睿没有正面解释,也没有生气,更没有为自身辩解,这就很能够说明问题了。

     秦良玉一大把年纪了,不知道经历了多少的事情,岂能不知道这里面的蹊跷,在四川的时候,从未听说过郑勋睿有什么图谋不轨的事情,偏偏郑家军开始壮大之后,这些传闻就出现了,而且皇上也开始担心了,这就值得思考了,恐怕这里面的是非,不是她能够搀和的。

     “感谢郑大人的鼓励,老身回去之后,还是要好好训练白杆兵的。”

     “秦老将军年纪大了,回去之后虽说要训练白杆兵,但还是要注意身体,我看不如这样,让马祥麟将军跟随老将军回去,帮忙训练白杆兵,我也期待有朝一日,能够看见骁勇的白杆兵再次驰骋在疆场。”

     秦良玉笑着点头,她忽然发觉,郑勋睿真的是能够善解人意。

     “大人这样说也好,老身年纪大了,一切都要依靠年轻人来做了,老身也希望郑大人能够彻底剿灭后金鞑子,还大明一个安稳的天下啊。”

     马祥麟得知要跟随母亲回到四川去的时候,非常的抵触,不过这是命令,一方面他不能够违背母亲的意愿,另外他也察觉到这里面肯定出现问题了。

     马祥麟最终还是跟随母亲离开了淮安,前往四川而去,不过这个时候,四川正处于流寇的肆掠之中,马祥麟回去之后,日子肯定是不安稳的。

     徐望华和郑锦宏,对于郑勋睿这样的处理办法,都表示了理解,其实他们知道秦良玉来干什么,郑勋睿没有生气,将马祥麟还给了秦良玉,让他们避开了这场权力的斗争,也是为来日真正发生了博弈的时候,奠定了基础,至少秦良玉和马祥麟需要考虑一下,是不是无条件的支持皇上。(未完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