优优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明末传奇 > 第五百八十九章 痛心(2)
最快更新明末传奇 !

    三月中旬,漕运总督府接到朝廷的邸报。

     徐望华急匆匆进入书房的时候,郑勋睿正在仔细看着邸报。

     “徐先生,有什么事情吗,怎么显得如此急促。”

     看着郑勋睿云淡风轻的神情,徐望华无奈的擦去了额头上的汗滴。

     “大人,杨廷枢出任左都御史,这是朝廷的离间计啊。”

     郑勋睿点点头,没有马上开口说话。

     杨廷枢从南京户部尚书的任上,调往京城出任左都御史,实际上负责都察院的事宜,其位置比南京兵部尚书重要太多,明显就是得到了重用。

     这个消息来的太突然,杨廷枢离开淮安不过几天时间,在淮安逗留的两天时间之内,居然没有说到这件事情,这让郑勋睿感觉到不舒服,不过人各有志不能强求,杨廷枢内心有着强烈的忠君思想,这是不容置疑的,可从如此快的重用程度来看,与他郑勋睿有着直接关系。

     “徐先生,不用着急,说说你的分析。”

     徐望华稳住了情绪,慢慢开口了。

     “属下认为,皇上对大人已经很不放心了,满朝都知晓,大人与杨大人之间的关系绝非一般,按说这样的情况之下,杨大人是要遭遇到贬斥的,可是情况相反,杨大人到京城去了,出任左都御史,按照正常的情况,几年之后杨大人就可以进入内阁了,出现这样的情况,属下有一个很不好的感觉。。。”

     郑勋睿看向了徐望华,见到徐望华有些犹豫。

     “想到什么直接说出来就是,天塌不下来。”

     “是,属下认为杨大人一定是明确了态度。效忠皇上,并且会与大人划开一定的距离,唯有这样的情况。杨大人才能够得到重用,皇上是想着通过这样的办法。让大人逐渐与朝廷脱离,最终得不到任何的支持。”

     郑勋睿点点头,徐望华的分析应该是正确的。

     “皇上重新任用周大人出任内阁首辅,属下认为就体现出来算计大人的心思了,周大人与大人之间的关系,朝中大人都是知道的,若是皇上能够笼络到周大人,让周大人也出面来对付大人。加上杨大人,这样的场景,大人很难应对的。”

     郑勋睿微微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 “徐先生,你的分析不错,这样的调整,至少表明皇上还没有糊涂,还知道通过什么样的办法来对付我,皇上可能以为,拉拢了与我关系亲近的官员,让我处于孤立的境地。接下来就能够动手了,不过皇上若是这样想,或者是这样做。那就太小看我了。”

     徐望华的脸上依旧写着担忧的神情。

     “大人,有句话属下不知道该不该说。”

     郑勋睿看着徐望华,没有开口,牵涉到如此重大的事情,徐望华犹豫也是在情理之中的,毕竟大明天下一直都是朱家统领的,上至满朝官员,下至寻常百姓,都知道这一点。如此情况之下想要与皇室对着干,需要冒着极大的风险。而且从目前的实际情况来看,郑勋睿还不能够和皇上闹僵。唯有不断的加强自身的实力。

     一般情况之下,皇上大可以一纸诏书,让郑勋睿离开淮安,到京城或者其他的地方去,让郑勋睿和郑家军分开,不过因为郑家军过于的强悍,导致皇上不敢做出这样的决定,要知道后金鞑子虎视眈眈,流寇依旧在肆掠,大明各地都不是特别的稳定,如此情况之下,皇上不敢和郑勋睿闹翻,要是郑家军也开始造反,那大明王朝就真的轰然倒下了。

     徐望华看了看郑勋睿,还是开口了。

     “属下觉得,皇上采用的是逐个利诱和分裂的办法,周大人和杨大人是皇上首先采取的动作,包括五省总督孙传庭大人到陕西招募军士,这些都应该是皇上的安排,接下来皇上很有可能直接对淮北、陕西和复州等地动手了,调整这些地方的官吏,到了那个时候,大人就不是很好应对了。”

     “大人目前还不会和皇上闹僵,真的要是闹僵了,大明各地都陷入到混乱之中,这对大人同样是不利的,后金鞑子和流寇会趁机壮大起来,而且到了那样的程度,郑家军面对的就不仅仅是后金鞑子和流寇,甚至是各地卫所军队,以及天下的读书人,这样的局势,的确是难以从容应对的。”

     郑勋睿的面容变得有些严肃了,他对于京城的皇上虽不是特别的了解,但这么多年下来,也知道皇上的一些脾气了,皇上有着不一般的雄心,期盼大明王朝强盛起来,可惜皇上没有这样的能力,识人用人存在问题,采用的治国策略存在问题,如何治理党争存在问题,最大的毛病是不能够完全信任文武大臣,做事情如同小孩子一样,翻脸特别快,信任一个人的时候,恨不得将裤子都脱下来,怀疑和憎恨一个人的时候,采用最极端的方式对付。

     这样的秉性治理大明王朝,可以想象是什么样的结局,历史上大明王朝的覆灭,有着方方面面的原因,但朱由检本人存在很大的问题和毛病。

     大明王朝也许气数已尽,无力挽救了,不过郑勋睿也不想天下大乱,所谓大乱之后必有大治,这样的话语虽然有一定的道理,可是能够保全一些财富,对于将来的建设,有着不可低估的作用,毕竟财富不是一天两天时间能够积累起来的。

     “徐先生,你认为我该怎么办。”

     “属下认为,大人还是要尽量拉拢周大人和杨大人,不要求他们帮着漕运总督府说话,但至少不要公开对峙,不要想着在背后算计,若是能够做大这一点,就能够为大人争取到很多的时间了。”

     郑勋睿内心叹气,徐望华看问题非常准确,但是在分析人心方面,还是偏软,总是以为每个人都可以凭着人性办事,其实是不可能的,皇上既然决定动手,决定拉拢周延儒和杨廷枢等人,那就是花费了本钱的,周延儒和杨廷枢等人既然决定到京城去,那他们也是做出了决定的,肯定是要效忠皇上。

     换位思考,周延儒和杨廷枢这一点都做不到,那也不可能到京城去。

     “徐先生,你说的有些道理,我若是什么表示都没有,他日真的和周大人、杨大人对峙的时候,话也不是很好说,这样吧,你代表我给周延儒大人和杨廷枢大人分别写信,意思尽量明确一些,不要求他们和我之间保持亲密的关系,但至少不要成为对手。”

     “送给周大人的信函,要求京城的暗线想方设法送去,不要被锦衣卫和东厂的番子发现,至于说送个杨大人的信函,杨大人乘坐的船只,明日就到淮安了,派人送去,等候杨大人回信,若是杨大人不愿意回信,不要勉强。”

     徐望华点点头,转身离开书房,前去写信了。

     两天之后,徐望华出现在书房,脸上的神色充满了愤懑。

     杨廷枢的信函是徐望华亲自送去的,没有上船,但杨廷枢没有下船,也没有回信。

     “大人,属下实在明白,杨大人为何这样做,难道他以为到了京城,真的就能够施展抱负吗,他和东林党人是对手,到了京城日子怕没有那么好过。”

     郑勋睿早就预料到这样的局面,杨廷枢既然得到了皇上的重用,此时肯定是需要回避的,徐望华说的很正确,杨廷枢忘记了一点,他和东林党人是对手,此去京城,东林党人岂会轻易放过他,说不定马上就会展开算计和弹劾的。

     “徐先生,有些事情我们无法勉强,人家做出这样的选择,也是在情理之中的,毕竟谁都要选择正统,这也提醒了我们,周延儒和杨廷枢不过是开始,接下来还会有更多的诏书,我们必须要做好准备,还是那句话,凡是淮北和复州等地官吏的调整,一律以总督府的文书为准,诏书来了之后,或者是吏部的敕书来了之后,总督府征求个人的意见,若是想着到京城去,可以离开,但若是到京城去了,反过来对付我郑勋睿,那我就不会客气,至于说皇上和朝廷想着往淮北派遣官吏,那就想尽一切办法,将这些官员全部挤走,哼,到了这个时候,我也不会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 “大人,属下以为这样软弱了一些,若是真的有官吏离开,岂不是影响到其他很多人了。”

     “徐先生,你放心,愿意离开的人不会有什么的。”

     徐望华离开之后,徐佛家迅速来到了总督府,进入到书房。

     半个时辰之后,徐佛家沉着脸回到了调查署,开始了一系列的部署。

     郑勋睿依旧在总督府,偶尔去参加讲武堂的授课,杨廷枢离开南直隶到京城出任左都御史,在淮安的高层还是引发了一定的震动,谁都知道杨廷枢与郑勋睿之间的关系,还有周延儒,这两人一个成为内阁首辅,一个成为左都御史,表面看起来都是好事情,郑勋睿能够得到更多的支持了,不过这样的道理解释不通,毕竟高层不少人都知道,皇上对郑勋睿是有着猜忌心理的。(未完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