优优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明末传奇 > 第三十八章 游历的准备
最快更新明末传奇 !

    (求收藏,求点击,求推荐票,求读者大大的支持。)

     出门游历可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,需要做不少的准备,特别是读书人出去的游历,其实这样的游历,很少有访贫问苦的意思在里面,基本上都是读书人之间的相互交流。

     读书人之间的交流,郑勋睿是不会反对的,这就好比是后世的诸多学术交流会,不说能够学到很多的知识,但至少能够了解这个时代的读书人,可郑勋睿的重点,还是在于了解百姓和农户的情况,后世对明末的讨论是很多的,众说纷纭,莫衷一是,郑勋睿也有自身的看法,可真正穿越了,就需要了解实际情况了。

     尽管说穿越大半年的时间了,可他的活动范围很小,基本就是在谷里镇的周围,以及江宁县县学,家里的事情很多,要赚取银子,又经历了县试和府试,剩余的时间就不多了,也不可能大致了解情况,这一次能够抽出三个月左右的时间,到四处去游历,是很难得的机会。

     既然准备出门游历接近三个月的时间,那就需要做好充足的准备,这些准备倒不是说需要多少的银子等等,关键是想好了游历准备做一些什么事情,重点需要了解哪些方面的事情。

     郑富贵在得知郑勋睿准备出门游历的时候,说是出门要去办理一些事情,让郑勋睿等候他回家之后再行出发,至于说出门需要带的银两,郑勋睿自己决定就可以了。

     郑勋睿也想好了,出门游历没有那么隆重,也不需要太多的人跟随,他的身边有郑锦宏就足够了,至于说杨廷枢准备带着几个人,那不是他能够决定的,不过他也提出了建议,一行人出游,人数最好控制在五人以内,那样所有食宿都好安排。

     两人约定的时间是九月底出发。

     九月二十五日,出门五天时间的郑富贵回到了家里。

     让郑勋睿吃惊的是,郑富贵此次回来,竟然带回来了五匹阿拉伯马。

     阿拉伯马的平均身高是一百四十五公分,以美丽、勇敢、坚毅和浪漫闻名于世,其最大的特点是驯良、温顺、友善,吃苦耐劳、跑速快、持久力强等等,训练为战马之后,面对对手的时候,不会鸣嘶,以降低对手的警觉,在战场上的表现异常勇敢,就算是进攻的时候遭遇到了惊吓,也绝不退却。

     后世对诸多战马的评价,综合比较阿拉伯马排名第一,被称作骏马之王或者战马之王。

     大明的阿拉伯马不是很多,一方面是来源太少,主要依靠沿海走私获取,内地的培养也存在,但因为代价高昂,很少有农户愿意喂养,第二方面是阿拉伯马的价格太高,一匹至少需要八十两银子,相对比较来说,一匹西南马只要三十两白银,价格悬殊太大,一般的士绅富户家中,有西南马就可以了,奢侈一些的配备蒙古马,至于说阿拉伯马,很少有人问津。

     购买阿拉伯马,到广东和福建一带沿海去,是最为便宜的,可至少也需要七十两白银,至于说南直隶,一匹阿拉伯马,价格可能高达百两银子。

     郑富贵仅仅用了五天的时间,就买回来五匹阿拉伯马,无疑是在南京去交易的,这也证明价格是绝对不便宜的。当然购买阿拉伯马的目的,也是非常明确的,就是为着他这次出门游历用的,自己能够携带骏马出门游历,肯定是方便很多的。

     更让郑勋睿感动的是,郑福贵得知此次出门游历的人在五个人左右,所以就购买了五匹阿拉伯马。

     来到堂屋的时候,郑福贵和马氏正在等候,距离郑勋睿出门的时间,只有四天了,儿行千里父母担忧,郑福贵和马氏有不少话想和儿子说说。

     郑勋睿看见了父母担忧的神情,他毕竟才十五岁,这样的年纪出远门去游历,这在几百年之后,可能性是微乎其微的,任何一个疼爱子女的父母,都会阻止儿女这样的行为,害怕儿女遭遇到危险,不过如今的他,在家里地位非同一般,可以自行做出诸多的决定。

     尽管是这样,郑勋睿也明白父母的苦心,穿越大半年的时间,他深切的感受到了父母对他的关心和疼爱。

     “父亲,母亲,孩儿此次出去游历,不到三个月的时间,不会去太远的地方,不会遭遇危险的,还请父母不要过于担忧。”

     “好男儿志在四方,你出去游历也是应该的,家里没有什么事情,你就不要太担心了,只是出门之后,比不上家中,你的身边只有郑锦宏照顾,生活上面一定多多注意。。。”

     郑福贵的话尚未说完,旁边的马氏眼泪就掉下来了,郑勋睿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情形。

     “清扬,娘是不该阻止你出门去游历的,只是你年岁尚小,不知道如何照顾自己,娘还是想着,你能不能将荷叶带在身边,让荷叶照顾你的起居饮食,这样娘也放心很多的。”

     这件事情,马氏早就说过,但被郑勋睿委婉的拒绝了,出门去游历,肯定是要准备吃苦的,这对自身也是一种锻炼,身边还带着丫鬟伺候,让别人看见了,会如何的议论,再说荷叶的年纪比自己还小,真的带出去了,还不知道是谁照顾谁。

     马氏这样说,郑福贵没有反驳,他也觉得不妥,不过娘子的考虑是有一定道理的。

     “父亲,母亲,孩儿早就确定了,此次出门去游历,带着郑锦宏就足够了,荷叶还是留在家里,再说荷叶的年纪也不大,从未出过远门,不一定能够照顾孩儿的,孩儿游历四方,行踪不定,荷叶跟着也不方便,特别是这食宿方面,不好安排,孩儿刚才已经说过了,不会去太远的地方,也不会招惹是非,孩儿知道出门的艰辛。”

     “父亲为了家中的生计,多年在外奔波,孩儿此次不过是出门去游历,和父亲的奔波比起来,根本就不算什么的。”

     马氏用手帕擦了擦眼泪。

     “清扬,你可不能够和父亲比较啊,家里如今不缺什么了,不需要你出去奔波,攒下的这些资财,也是为了你和凯华的将来。。。”

     “娘子就不用太担心了,清扬说的也是,出门去看看,总是要遭遇到风餐露宿的情形,想当年我出门的时候。。。”

     郑福贵的话还没有说完,马氏就狠狠的瞪了一眼,郑福贵嘿嘿笑了两声,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 “清扬,在家千日好,出门一朝愁,娘是真的有些担心的,你已经长大了,娘也不能够阻止你,可你一定要小心啊,不要风餐露宿,每日里找好落脚的地方,不要舍不得花银子,好好保重身体是最重要的。。。”

     听着马氏的唠叨,郑勋睿没有开口说话,这样的情形,他是有感触的,前世的时候,自己还不是一样,担心小孩的安全,什么事情都替小孩做,相比较起来,如今的父母,算是大度很多了。

     足足半个时辰过去,郑福贵和马氏说了很多的话语,都是叮嘱他出门要注意什么,特别是郑福贵,多次的出门,知道在外面会遇见哪些困难,所以说的很是详细。

     郑福贵的提醒是非常及时的,让郑勋睿明白了,这个时代的游历,可不比几百年之后的出门旅游,的确需要做不少的准备工作。

     其一是交通的不方便,每日里出门的时候,需要计算出来城池之间的距离,计算能够走多少的路,至少需要找到官道附近的村镇投宿,住在野外是万万不行的,半夜时分遭遇别人的算计了,可能都是蒙在鼓里的。

     其二是饮食方面的不方便,江宁县和上元县到处都是酒楼客栈,但出门去就没有如此的方便了,一路上荒芜的地方很多,在这些地方是不可能有饭吃的,所以说每日里都要做好准备,午间的那顿饭,基本都是一大早准备好的,能够吃到热饭的时间,基本都是下午。

     其三是身体方面,这也是最为重要的,一路上奔波,稍微不注意就可能遭遇到风寒,若是身体出现不适,必须要找到郎中看病,不能够硬撑,否则就会出现大问题。

     其四是必须走官道,千万不能够因为节约时间,走那些乡间小路,或者是抄近道,指不定就遇见什么危险,真要是遇见这样的情况,那就麻烦了。

     郑福贵提醒的点点滴滴,让郑勋睿对出门游历可能遭遇到的事情,有了一些大致的认识,总体来说南方被北方要好一些,百姓也是非常淳朴的,到村镇去投宿,基本没有问题,特别是人家知道你是读书人,对你都是很尊重的。

     当然字里行间也透露出来一些问题,那就是南方的稳定也出现问题了,可能存在土匪一类的情况,百姓的生活还是很困苦的,所以在官道上面赶路的时候,不要长时间在荒芜的地方停留。

     这让郑勋睿访贫问苦的计划基本泡汤,他还没有傻到用自身性命赌博的地步,不管想着做什么事情,首要就是保证自身的安全,若是丢掉了性命,一切都成空。